中国时尚杂志面临转型那些离开的编辑在做什么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你知道当我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时,我有多兴奋吗?而且前面还写着‘编辑’两个字。当我担任编辑的第一本杂志出来时,我把版权页剪下来, “我把它装裱起来挂在我家的墙上,我还保留着我的旧名片……”这半个月来,我和以前的同事、同事的接触比以往更加频繁,有的还约了吃饭,有的是通过电话或者微信,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曾经是时尚杂志的编辑,编辑或者管理层现在都在离职转行相关行业或者彻底转行。

即使是对时事政治新闻不敏感的人也应该能注意到世界正在发生变化:从英国脱欧到卖水果的阿姨,你可以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付款……时尚界也是如此行业、品牌创意总监关于时尚行业的变化、奢侈品零售行业的没落、时装周格局的转变等消息层出不穷。 销售瓶颈让产业链中游的时尚媒体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去年以来,国内外传统时尚杂志陆续传出停刊、数字化转型的消息。 没有人可以说“印刷媒体已死”,但未来并不明朗。

这种情况在2014年之前是不可想象的,尽管中国的时尚媒体或多或少地受益于中国近乎反常的、大跃进式的经济增长所带来的奢侈品在中国的大规模展示。 有人批评,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时尚媒体行业的临时抱佛脚式增长只是泡沫,但她毕竟曾经辉煌过,而过去的那些杂志编辑也成为了人们敬佩和好奇的对象—— “我知道很多人会认为我们只是虫子,没完没了地参加活动、时装周、和明星合影、受公关支持、对助理发号施令。其实这不是为了我们的事,而是因为杂志的缘故,公众羡慕他们的名气,羡慕他们从彼此身上得到的一点点好处,同时又总是对那些揭露编辑假名声、合住房子的八卦感兴趣。日子就像一场梦,有无尽的差事,酒店生意也很好。小屋……谁能想到有一天他们会醒来!?” 一位时尚刊物前编辑感慨地说。

除了这些硬件诱惑,面对数字媒体的普及,曾经立志制作优质内容的编辑们也落伍了:“现在不是杂志内容的时代,别说内容为王”在任何时代。” ,这些都是有钱的时候灌肠用的,没钱的就别提了。 我从事这个行业已有十多年了。 以前我会熬夜一个星期写一套好稿子拍一套好片子,但我很自豪,即使是其他刊物我什至可以和人吵架,说我们不好。 现在,为了看微信,我什至可以骂自己的妈妈,只是为了博眼球。 还有一群阿谀奉承的人围着老板要饭菜,然后老板靠里里外外卖杂志空间赚了不少钱。 抱歉,我不能这样做。 再见。”

“以前不同杂志社的人会互相争吵、互相嫌弃,但那只是比比看谁做得更好。现在看看,大家都以为自己可以混日子,还不如别想什么了。”发生在过去。” – 离开的原因多种多样,有失望、无助,甚至还有对时尚媒体的厌恶。 有的淡定从容,表示要向前看,有的则比较淡定,静观其变。 但说到底,还是那句话:她曾经辉煌,哪怕是昙花一现;她曾经辉煌,哪怕是昙花一现; 那些编辑们也感到自豪和光荣,即使它是荒谬的和转瞬即逝的。

时光匆匆,很难再回头,我们只能怀念过去。 无论是虫子还是仁人志士,从媒体巨头到初级编辑,他们都在离开平面媒体后试图寻找新的机会。 大批时尚媒体人纷纷转行到其他行业或自行创业,试图用过去的经验创造出一个新世界——但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 除了祝福,没有别的言语。

中国时尚杂志创始人_中国时尚杂志排版_中国十大时尚杂志

以下是我们对这些过去的时尚媒体人的采访。 应受访者要求,大部分人都化名。 “我可以采访什么?” 是大多数人听到这个话题的第一反应; “去找那个人吧,他刚刚找到一轮投资创业,多有意义啊!”——大步向前,回头看看身后的云雾又有何妨? 就像粤语老歌里唱的那样:怀念往事往往令人陶醉/一半是欢喜/一半是让人落泪/梦如人生/幸福永远被铭记/悲伤深深藏在骨子里髓/邵华去/四季暗随/过去的一切都过去了……

每当有变化时,你就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

张罗莎

曾任:某女性刊物时尚副总监、某电商内容频道主编

现任:某物流集团培训总监

离职原因:“我在媒体上升不了了,这两年电商不是很流行吗?我去那里其实是为了职位和工资,但我做的事情太无聊了,我后来就离开了。”工作半年了。” 。

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出差,住在上海龙之梦,一进酒店大堂,就感觉有点……怎么说呢?我会称之为怀旧。以前我参加品牌活动的时候住在这里,当时我还觉得这家酒店太老了,但是我们其他同事都觉得你很幸运,能住到这样的酒店…也许是我角色转变太多了,我以前并不觉得自己的青春已经过去,但33岁以后,我发现自己最美好的年华是在编辑的工作中度过的——所以无论我多么怀念,那都是我年轻时才记得的事情。”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 “如果有好的机会我可能会动心,但我想我还是会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不会考虑。”

林诗瑶

曾任:《men’s uno China》、《Figaro》时尚编辑

现在:大学老师

离开原因:“一方面是家庭原因,另一方面是我觉得自己的编辑生涯遇到了瓶颈。我回到家乡,面试了大学的教职,我没有”没想到我得到了采访,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

一个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其实也不是怀旧,因为我回国教书后,还在给一些媒体投稿。我开始感觉到有点差距,比如北京和我的差距。”家乡。我以前是一名时尚编辑,现在是一名大学生。老师……但不是特别强,可能是因为我不擅长人际关系,在学校比较简单。”

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全职不太可能。”

萨拉·李

曾任:某男士时尚刊物美容编辑,任职6年

现在:餐厅老板

离职原因:“时尚杂志里的人际关系太复杂,我无法排队。”

这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以前买化妆品都是从品牌那里买的礼物,现在轮到我自己付钱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是一个很小的公民?”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重返平面媒体领域? “不,我不想回去,新媒体也不想回去。”

王汉森

曾任:某时尚刊物时尚助理编辑,任职三年

现任:国内某服装品牌公关助理经理

离职原因:“杂志已经停刊了。继续在其他杂志工作我看不到未来。”

一个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年初,我在查看某活动场地时,发现三里屯北区有一个品牌在做预展。现场有一个媒体预展日的牌子。” “这让我想起了当编辑的日子。每次都有人收到礼物,现在轮到我为别人准备礼物了。”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 “不行,这点钱连租房子都不够。”

王智

曾任职于《男士时尚月刊》、《女士时尚周刊》6年以上

现在:自由职业

他离开的原因:“时尚界太善变了。”

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我不是很怀念。我不喜欢与人打交道、接电话、参加活动、闲聊。不用接电话就是以后最美妙的事情。”离开媒体,我现在只需要接听快递电话就可以了。” 足够的”。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重返平面媒体领域? “不。”

娱乐

曾任:《他的生活》《财富圈》等刊物时尚编辑兼总监,《Harper’s Bazaar》执行主编,拥有超过15年行业经验

现在:自由职业者(“我和我的妻子要去泰国开一家旅馆”)

离职原因:“广告部的人告诉我,编辑以后日子过得不舒服,要出去执行营收任务,完成不了就滚。我说只要因为我在这儿,不管谁说,我的编辑都执行不了任务。这样的任务。有人说杂志船要沉了。我说即使沉了,也要挺住。然后沉下去,而不是跪下,所以我站着。”

这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当年杂志人的状态,我觉得媒体还是有它自己的魅力的。”

您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吗? “这很难说,也许我自己做会获得很多知名度。”

樱桃

曾任:Esquire时尚编辑,任职约5年

现在:自媒体从业者

我离开的原因:“我认为追踪公司内部的斗争没有什么意思。”

一个让你怀念过去的瞬间:“老公(康乐)辞职前,我有一次去片场看他,看着一排排的样衣,我想起了自己曾经为了这份工作而奋斗过的日子。” ——以前被称为媒体理想——但现在我一看到时尚的东西就头疼,自从做了自己的公众号后,我又找回了媒体的感觉。”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到平面媒体领域:“永远不会,除非是关于食物和生活方式的。”

周晨

曾任:《精品导购》、《周末画报》新媒体部、时尚网站Yoka Man等时尚编辑,《Yoho! Girl》新媒体编辑副总监

现在:自由职业者

离开原因:“我渐渐觉得自己不再以编辑为荣,每天都不知道画什么。”

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No miss”。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重返平面媒体领域:“否”。

黄野

曾任: 一家男士时尚杂志的生活方式编辑超过 6 年

现:自营店老板

为何离开:“已经没意思了,老板让我卖广告,却没有给我佣金,你觉得这样做有趣吗!?”

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想想过去,就像一场梦。你到处参加品牌活动,住好的酒店,你的公关让你受宠若惊。当人们问你做了什么的时候,我说你是时尚杂志编辑。,他们都很羡慕,那还挺受人尊敬的。前两天,一个小杂志编辑来到我店里,问我能不能给媒体折扣,我说不能。但是后来我想了想,我也在找人要优惠!

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好马不回头”。

黑人

曾任:一家时尚和生活方式杂志的手表和珠宝总监

现在:某奢侈品公司公关助理经理

为何离开:“多尝试,多生活,不断折腾”。

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不被内心迷惑,不被情绪所困,对未来无所畏惧,不去想过去。”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重返平面媒体领域:“否”。

吴安迪

曾任:一家男士时尚杂志的高级时尚编辑

现:某广告公司高级文案

我离开的原因:“现在公司给我很多钱,而且我以前的领导是个傻子。”

它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当你路过报摊或书店,看到老东家的杂志封面时,你会想起它。当你路过国贸时,有时看到编辑的名字杂志的版权页上,你也会以为你也在场。。还有,有时候看电影电视剧的时候,我觉得如果能拍一部这样的题材的电影就好了,但是后来想了想,我不想再这样了。”

是否会考虑早点回归平面媒体领域:“为什么要回去!?”

可口可乐

曾任:《东西方》、《Milk》、《men’s uno China》等杂志时尚编辑、时尚总监

现在:国际学生

离职原因:“当时我觉得我和老板沟通不太顺畅,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自己工作了这些年,想休息一下。现在国内的杂志环境纯粹是在消耗编辑的灵魂。”

它会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我目前在巴黎读书,有时间就做发型师和造型助理,在摄影棚的电脑屏幕上观看新拍摄的场景,怀念那些我以前自己拍电影。”

您还会考虑重返平面媒体领域吗? “如果这个机会适合我的话是有可能的,但我认为在中国不太可能。”

唐爽

曾任:《周末画报》、《新视野》、《Numéro Metropolis中文版》等刊物时尚编辑

现在:幕后室的主人

离职原因:“我入行比较早,大学正式毕业前就加入了《周末画报》。我在的那几年平面媒体市场状况不错,但我担心自己会陷入安逸之中” )。我主要做时尚话题,所以我的思维还是比较文字化的。临走之前开了一家店,也开始为《纽约时报》中文版写文章。同时,我经常收到杂志的稿件请求,我也可以继续写文章,不一定非要留在杂志社。”

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我不能说怀旧。” 因为自己的资源和朋友还在这个圈子里,所以并没有感觉特别遥远。 而我自始至终仍然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媒体人。 无论是写文章还是开商店,其实我都是在生产和传播内容,只是形式不同而已。 ”

您还会考虑重返平面媒体领域吗? “现实中不太可能!”

李梦霞

曾任:现代传播集团董事长特别助理兼北京地区副总经理兼《周末画报》全国城市版总监,工作超过14年。

现任:中国首选大型艺术博览会艺术北京品牌总监

离职原因:“希望将多年的媒体经验运用到本土品牌传播的创作中,以艺术为出发点,继续推进媒体多年的研究方向:中国城市生活美学。”

一个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我常常怀念。十几年的媒体时间见证了中国社会的巨大转变,我看到了潮流如何来来去去,小众潮流如何影响大众,以及如何影响大众。” “大众兴趣已经成为当今商业餐饮的核心。过去的经验使我们能够对趋势有更清晰的观察。”

您会考虑重返平面媒体领域吗? “如今平面媒体的作用已经被各种渠道所淘汰,还有更多困难而有意义的事情需要有经验的媒体人花时间去推动。”

孙涤飞

曾任《Esquire》生活方式编辑五年半

现在:社交媒体从业者

离职原因:“我觉得自己已经进入饱和期了,所以想转行做互联网。一开始去了一家电商公司,但是公司A轮融资失败了,无法继续下去” ……我们连夜搬桌椅,被房东赶了出去。”

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我怀念的是,以前当编辑的时候,我对待外人和品牌的态度非常专业,现在我和一群刚毕业的90后孩子一起工作,我不明白很多事情。”

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不会,如果回去的话,将会是平面媒体的新媒体项目。”

香气谢梦云

曾:《周末画报》时尚总监,10余年行业经验

现任:Anomaly旗下“无理取闹”特别项目文化传播总监

离职原因:“一方面,我感觉传统媒体的权威性(权威性)正在下降。另一方面,我之前也负责过数字内容,大量的内容输出让我怀疑准确性“我做的内容。这也让我感到有点累,所以在这个阶段我选择跳出来。”

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我还没有开始怀念,因为我不久前也离开了媒体,现在的工作还是和之前做的事情有关。”

您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是”。

王敏Wendy Wang

曾任:《摩登绅士》、《ELLE世界时尚园》等刊物专题编辑,《安迪广告》专题总监,前“好运”电商平台联合创始人

现在:自由职业

为何离开:“我当时就选择了创业。”

让你怀念过去的那一刻:“我当时就选择了创业。我现在仍然有一部分时间为媒体写文章,所以我不能说我怀念它。但我想我曾经是一名编辑。”时间长了,我会认为很多事情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我的思维或多或少受到了平台的束缚。离开一段时间后,尤其是创业后,我发现我对生活、对社会有了更深的理解。 ,写作变得更加自由和得心应手。而且我可以选择只写你感兴趣的内容。”

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我暂时享受现在的自由状态,虽然收入不稳定。我也有自己的个人写作计划。当然,我很开放,做不拒绝各种可能性。现在我也会为不同的平台或者品牌做咨询工作。”

尼古拉斯

曾任:某女性时尚杂志的时尚编辑

现在:奢侈品店销售

我为什么离开:“这群人素质太低了,可能是我运气不好,遇到的人都是这样。”

让你怀念过去的瞬间:“不怀念,基本都是尴尬的。有时候店里会有以前的同事,我不认识他们,但一看就是杂志的时尚编辑,叽叽喳喳的像鸟一样。我一般能躲就躲,反正他们也买不到东西——有的会对我的同事说,你知道吗,我认识你的公关人员,这么特别的两百零五个字。”

是否会考虑再次回归平面媒体领域:“咱们别开玩笑了。”

王浩坤

曾任:多家时尚刊物艺术总监,12年以上行业经验

现在:自由职业者,认真的徒步爱好者

离开原因:“一开始是因为不想做艺术工作,因为我很喜欢时尚,所以后期就给杂志做模特、平面设计、摄影等工作,但是我对现在的时尚也很感兴趣,不那么狂热,杂志对我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吸引力。”

让你怀念过去的时刻:“没什么可怀念的。现在我觉得多出去走走,锻炼身体就好了。”

你是否会考虑再回到平面媒体领域:“不会,我以前也想过自己创办一个独立出版物,还是那句话,我觉得这个东西在中国基本没有市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