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求零瑕疵明星耍大牌的那些“细节”

日前,有演出商爆料,马上在周日开唱的莎拉·布莱曼,为了让自己的嗓子保持在一个好状态,要求准备清淡的沙拉和常温的瓶装水。近日,本报记者明采暗访了广州本地多个演出机构了解到,不论明星还是艺术家对于住宿、食品、安保、现场布置等方面都有很多细节的要求。这种貌似“耍大牌”的行为,在一些采访对象看来,其实凸显了大腕们对待艺术的认真态度。

日前,有演出商爆料,马上在周日开唱的莎拉-布莱曼,为了让自己的嗓子保持在一个好状态,要求准备清淡的沙拉和常温的瓶装水。近日,本报记者明采暗访了广州本地多个演出机构了解到,不论明星还是艺术家对于住宿、食品、安保、现场布置等方面都有很多细节的要求。这种貌似“耍大牌”的行为,在一些采访对象看来,其实凸显了大腕们对待艺术的认真态度。

“民以食为天”,演出商们纷纷透露,明星爱美食基本无一例外。例如,本月在广州开唱的郑伊健和吕方,就必定会去自己喜欢的食府“炳胜”美餐一顿,“其实很多艺人来之前,都会在网络上查好,广州有哪些美食,在什么地方吃最好,然后就明确要求去,甚至还会拍照发微博。”事实上,伍佰、陈绮贞、卢广仲等歌手在广州都有自己偏爱的饭馆,艺人唐禹哲更曾指明要去某著名酒吧。来自韩国的新生代明星喜欢逛商店、吃零食,还有不少艺人说吃不惯广州口味的零食,所以他们会自己随身带家乡的零食。

在房间的条件上,不少演出商都会安排不错的星级酒店来接待这些会生金蛋的明星。房间中的小物件也尽量按照他们的生活习惯来配备。比如,在演出商们的眼中,依云牌矿泉水几乎是所有女明星的“标配”,“这瓶矿泉水不是给她们润嗓的,有不少女明星告诉我们,用它来卸妆效果很好。”

无论是古典音乐界,还是流行音乐圈,我们都能听到不少大牌要求颇多的例子。但对于不少大牌,特别是古典音乐界的音乐家而言,他们的每一次演出都会关系到个人的声誉。为此,他们的要求严格一点也不算过分。

其实,一些演出商对于这些大牌的要求并不太排斥。广州大剧院相关负责人就表示,“大牌们的工作量很大,他们既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又要自己克服时差、水土不服,我们能做的不多……”在他们看来,不少艺术家有时只是像小孩一般爱耍小性子,希望有人关注、照顾他。

相比之下,近年来出道于一些选秀的人气新人倒是提前摆起了谱。他们仗着比赛带来的高人气就肆意讲排场,对于住宿、安保、采访等要求甚至超过了不少一线大牌。可惜的是,不少早期的选秀歌手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耍大牌”行为中,失去了演出商对他们的兴趣以及媒体对他们的喜爱,最后被一波又一波的新人拍死在沙滩上。

连玻璃杯都有讲究:作为广州乐迷的老朋友,指挥大师马泽尔为人谦逊,但他对于舞台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很有要求。星海音乐厅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马泽尔大师要求在演出过程中,有一只玻璃杯装的水放在指挥台旁边,方便他在乐章中间喝水。当你问他为什么要求是透明玻璃杯时,他的回答是因为考虑到美观。”

擦汗的毛巾要配色:同样的情况,在探戈手风琴大师理查·盖利安诺身上也有发生。他演出时,就特地要求使用黑色的毛巾。“他说,因为演出服都是暗色的,使用浅色的毛巾不太美观。”为此,工作人员还特地去买了黑色毛巾。

规定灯光暗度和颜色:上月来广州大剧院开独唱音乐会的美国大都会女高音歌唱家蕾妮·弗莱明的舞台要求更加严格:“为了能配合她演唱歌曲的氛围,弗莱明就要求我们要用柔和的粉红色光线,具体的暗度是多少,她都有要求。她还要求我们在献花时不能用有香味的花,房间里也不能有香味。”

花盆和花要做好设计:被称为“小提琴女神”的德国著名小提琴演奏家安妮·苏菲·穆特要求多也是出了名的。广州大剧院工作人员透露说:“因为舞台上只有她和钢琴,她要求放一个立式花盆。而且,花盆里需要放上垂下来的花,并一定不能有香味。此外,她需要的食物清单就有一长串,为此我们还特地派人去进口食品行购买。”

在琴房里倒时差:“陈萨和宓多里两位音乐家,即使今天才从国外回来,连时差都不倒,直接进琴房,每天都是从上午一直练到下午。而阿什肯纳齐甚至对于练琴房的条件都有要求,当年他由于不满意演出地点练琴房的条件,还特地跑到外面的琴房去练琴。”在介绍情况时,接待方的工作人员对这些勤奋的艺术家表示了由衷的敬佩之情。

对房间温度和湿度有要求: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卡雷拉斯,就要求自己用的房间里一定要有加湿器,“他专属的房间里,不仅要求湿度很高,而且要把空调全部关掉,温度会比外面高很多。对于他们来说,空气的温度和湿度都会影响到他们的声音。”

后台卧室统统变餐厅:加拿大小天后艾薇儿来广州开唱时,就提出要将后台变成一个餐厅。因为她是一个特别喜欢吃西餐的人,为此,主办方不仅要从星级酒店搬来厨师,还要从饭店搬来成套的餐具,把后台摆满各种食物变成一个自助餐厅,以便这位小天后可以开心地挑选。

作为挪威国宝级乐队的“神秘园”来广州就点名要吃披萨,但十几个人叫了将近20份的披萨,最后浪费了不少。这让主办方感到很气愤。

前几年因“海豚音”在中国声名大噪的维塔斯也被认为是爱浪费的典范。“他特别喜欢吃龙虾,而且最爱点进房间里吃。有一次他光早餐就点了好几只,估计一个人肯定吃不完。”

任性妄为安保为难:去年韩国的“神线个童心未泯的大男孩不顾酒店内外布满狂热粉丝,安保工作难度甚高的现实,竟然集体到酒店外的购物商场里打起了游戏机,还跑到某家韩国料理店大快朵颐,让负责安保的人员紧张出汗。

更令人记忆深刻的还有韩国小天王Rain,他要求舞台上擦汗用的毛巾必须是白色,喝的咖啡必须是星巴克的,他住的房间里必须要有瑜伽毯。但当记者等了一下午时,他却无故飞掉采访,一溜烟儿跑去皮具城逛街了。

两度来广州开唱的西城男孩,因为成员中的Nicky有空间幽闭症害怕坐电梯,所以主办方都会特地把他的房间安排在酒店的低层。

泡面乃接待韩星的神物:一位行家爆料:“韩国明星都超喜欢吃韩国泡面。记得有一次有个明星半夜突然说想吃韩国泡面,外面的商店早关门了,把我们弄得手忙脚乱。”

还有人介绍说:“韩国组合‘少女时代’有9名成员,各人口味不同,光要准备的水果、饮料就有十几种。还有,我们知道张根硕特别喜欢吃肯德基的玉米后,每次都特地为他准备好。”

天王刘德华为人随和没架子,在吃住方面的要求也不多,所以他唯一的要求格外重要,那就是接待他的车辆必须配有洗手间,因为华仔不喜欢用外面的公共卫生间。

身为“歌神”的张学友要求也不多,他的要求就是要喝汤。为此,无论去哪里开演唱会,他都会带上自己的保姆,每到一地就让保姆去市场买当地的食材,然后在房间里煲好汤给他喝。

这几年号称“修身养性”的郑秀文早年一直爱好红酒。当年有次在广州演出后,她一到房间就点了七八瓶红酒,而且全是不同年份、不同产地的名酒。对此,接待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说:“我还记得,当时我们公司负责签单的那位兄弟边签单手边抖,因为那酒实在太贵了。”

五月天的4个成员特别爱吃火锅。有主办方透露,五月天最爱吃火锅连锁店“小肥羊”,其热爱程度几乎可以说是“抓住每一个机会”,“他们还表示希望能把火锅打包到酒店。”

五官精致的唐禹哲人也的确挺乖巧的。早前他到广州指明要去某著名酒吧,但由于不能喝酒,就只能点奶茶喝。他解释说,自己只是喜欢酒吧里的热闹气氛。不过,当晚他光是喝奶茶也喝去了接待方的2000元,让对方“心疼”了。

今年80岁的德国指挥大师赫尔穆特·里霖也是如此,在率领斯图加特学院合唱团与乐团来的时候,要求喝他们德国人习惯喝的浓缩咖啡,而且演出结束后要喝德国啤酒好好放松一下。久石让也会要求德国啤酒,他会在演出完之后喝上一点,放松自己。

旅法韩国钢琴大师白建宇不喜欢专车接送的形式,他坦言自己更爱步行。在吃饭的时候,白建宇还特别喜欢坐在大堂里,而不是包间。在白建宇看来,观察广州人的日常生活是件有趣的事情。他曾表示,广州人对吃的热情很高,对食物很讲究,他很喜欢这里人生活的态度,也想体验广州市民的生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