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假唱”风波仍在发酵!“垫音”“预录和声”算假唱吗?曾有明星假唱被罚5万元

2023年12月13日,是五月天陷入“假唱”疑云的第13天,风波仍未平息,无数歌迷正在焦急等待答案。而就在12日,江苏卫视一则“真唱,我们从来都是认真的!”的

两周前,博主“麦田农夫”发布视频称,五月天上海演唱会存在假唱,引发风暴。尽管五月天方面回应否认了假唱,并且官方也宣布介入调查,但这一事件仍在继续发酵,甚至有网友怀疑起了自己曾看过的其他明星演唱会也是“假唱”……

作为演出回归的大年,今年前三季度超1亿人次观众在国内看了34.2万场演出。而在一众演唱会中,五月天巡回演唱会最热闹,几乎周周开唱,从5月到11月,仅在内地市场就唱了47场。期间,还曾因抢票难、黄牛票价高等,数次登上热搜。“巡演场次过多,歌手唱多了身体很难受得住。”汪苏泷2023世纪派对巡回演唱会出品人、果儿现场主理人王欣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直言。

采访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市场上关于歌手“假唱”的传闻早已有之,并非新鲜事。但为何偏偏会在今年从“五月天”身上爆发?经过记者调查发现,在行业里,现场没有真人演唱的“预录和声”,还有使用电子音乐“冒充”真人“假弹”现象等同样司空见惯,但这种行为是属于辅助,还是造假,尚属模糊地带。

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副秘书长唐健盛对每经记者回应称,演唱会是今年的消费爆点,相关消费争议也大幅增加。“而有些争议缺乏判断细则,所以我们对相关问题也非常关注。”

针对被质疑假唱一事。12月4日晚,“五月天”的经纪公司相信音乐Bin-music在官方回应称:“五月天在巡回演出中,不存在任何假唱。网络上关于‘五月天假唱’的言论均为恶意攻击、造谣中伤,严重损害艺人形象。”

12月6日下午三点多,每经记者来到了位于北京市安联大厦8层的五月天的相信音乐(北京)有限公司。整个办公室只有前台一位工作人员,前台告诉记者,公司有的人在出差有的在出商务,目前没有人,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也不能确定。“有的人跑演唱会可能一个月都回不来。”“北京(公司)这边总共只有十几人。”

“在外界看来,五月天事件表面像是up主(上传者)在挑事,但其实是因为歌迷不满意,把录的演唱会现场视频发给up主去做鉴定。”微博粉丝近200万的乐评人、音乐制作人邹小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回忆称,歌迷的疑虑早产生在2018年—2019年。

有受访者告诉每经记者,其实行业早有多位艺人、歌手被怀疑过“假唱”。不过,“在五月天陷入假唱风波之前,演唱会市场从未遭遇过如此大的波澜。”熟悉五月天经纪公司的骆俊(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背靠粉丝经济,歌迷和偶像之间是非常复杂的情感纽带关系。“很多歌迷心甘情愿花费很多的精力和金钱时间去演唱会,是希望完成一场情感连接的线下奔赴。他们或许不会在意唱得好不好,甚至能接受跑调,但无法容忍‘假唱’。”骆俊表示,尤其在粉丝看演出的需求被压制了3年,且一票难求的情况下,他们更在乎现场感。

“演唱会的情绪价值、现场感受,是年轻人热衷的。而消费永远是年纪大的跟着年纪轻的走,这三年刚变成消费主力‘零零后’对演唱会的热情,带动了大众消费。”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副秘书长唐健盛对每经记者回应称,演唱会成为消费爆点,演唱会相关的消费争议也大幅度增加。

截至2023年12月13日14时许,记者查询看到,在黑猫投诉上关于“演唱会”累计投诉多达1664.9万。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数据,2023年前三季度国内演出34.2万场,累计观演人次达1.11亿,票房收入315.4亿元,均远超2019年全年。歌迷粉丝们更是迎来久违的狂欢,抢门票、订机票,用真金白银换来与偶像歌手的一场场双向奔赴。

“五月天是流行乐队,歌迷去听现场就是为听人声,如今出现‘把人声放在Program(即乐队和歌手在录音棚事先录好的分轨)里’的怀疑,是引发此次事件不断发酵的一大重要原因。”骆俊分析认为。

演艺人张蕾认为,问题爆发的原因一方面是以前演唱会的产业规模和体量相对较小,没有引起那么多的关注;另一方面短视频等载体的出现让传播环境发生了变化。

事实上,在歌迷内部,除了关于五月天疑似假唱的争议,还有一点是他们格外关注的:为何今年五月天今天的演唱会如此密集?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2023年五月天在亚洲巡回演唱会高达73场,其中内地共演出47场,几乎周周开唱。仅11月上海就举办了8场,门票价格从355元—1855元。有业内人士向每经记者表示,粗略估计上海8场演出票房超3亿元。

对此王欣明也向每经记者表示,“巡演场次过多,歌手唱多了身体很难受得住,但场次数量可能早就签好了合同。”据王欣明介绍,对艺人和主办方来说,只要票卖得出去,多数巡演会开很多场次,“开的场次越多成本均摊相对就会越低,那收益率就会越高。”

业内对“假唱”的普遍认为是,歌手在现场表演时,通过预录歌曲播放仅做嘴型配合表演。但此番,五月天疑似假唱事件爆发后,还牵出了众人对“垫音”、舞台上没有真人演出的“预录和声”等是否也是造假的热烈讨论。

“比如在CD里听一首歌,通过一轨一轨的录音叠加,往往会包含和声等多层次人声;但在演出现场,有些歌手可能没有办法把原CD中出现的团队都一起带来,这时往往是把CD‘和声’或主唱提前录好的音轨直接加到现场Program里,相当于一个垫音。”骆俊向记者表示,这就会导致台上明明只看到一个人在唱歌,却能听出几个人的声音。

在多位行业人士看来,在演唱会中采用“垫音”“预录和声”是国内外行业内的常规做法。一方面是为了更好的演出效果,另一方面也可以在高强度、高频次的演唱会上保护歌手的嗓子。

陶然悯(化名)的公司主要从事作曲和音乐制作,团队创作人超百名,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演出都会垫一部分,尽量弱化现场突发的一些错误,但是不会全部都用。”

“欧美很多大牌歌手,在演唱会现场需要特别多力量感,这时候就会放一轨自己的声音垫在下面,让现场的声音变得更宽更猛。”邹小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

邹小樱进一步解释,在五月天的演唱会中,对于一些慢情歌,基本上都是阿信完整的唱,观众可能听不到太多的和声;但对于摇滚或者力量感很强的部分,就会有较多的垫音。

几天前,《丁香花》演唱者唐磊在观看五月天巴黎演唱会视频后也称,发现五月天演唱会中有很多的Program。“他的舞台上是没有键盘手的,但音乐中有很多丰富的键盘内容,同时舞台上是没有唱和声的人的,但是演唱中有很多垫底的和声,我想阿信事先也是录了一轨主唱的人声。当调音师发现阿信现场状态不好时,会把事先录好的主唱人声推上去,把现场真唱的声音拉下来。”

对于“预录和声”中的人并没未真实出现在演出现场,骆俊认为,“倘若删掉‘和声’依然能听到主唱的声音,这种不算假唱的,只是相当于把‘和声’作为一个环境或氛围音放在里面”。

不过,虽然“垫音”“预录和声”等在行业内已司空见惯,但北京安博(成都)律师事务所陈籽行则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一般行业标准认为应当现场伴奏、现场和声,且演出过程中并未向观众告知真实情况,认为属于是对消费者的欺骗,消费者有权要求主办方及艺人演出团队进行赔偿。”

“五月天等歌手的大型演唱会都有监管,会有专人在调音台旁实时监督是否假唱,每一道声音会单独进调音台。现场不用听,只需要看指示灯就知道是什么状况。”邹小樱告诉每经记者。

《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演员不得以假唱欺骗观众,演出举办单位不得组织演员假唱。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为假唱提供条件。演出举办单位应当派专人对演出进行监督,防止假唱行为的发生。”

“我们在商演、音乐节的时候,都会与合作歌手签订‘不假唱承诺函’。”骆俊、张蕾等从业者向每经记者表示,演唱会在报批时也会与艺人签署承诺书,但其约束力有限。他们认为目前行业对“垫音”等是否算假唱并无明确规定。

有受访者向记者回忆,“全国假唱第一案”发生于2009年。彼时,相关执法人员在成都举办的“黄圣依个人演唱会”监管中发现,演员方梓媛、殷有璨部分歌曲涉嫌假唱。经过长达半年多的立案调查,方梓媛和殷有璨以假唱欺骗观众的违法事实成立,执法部门对二者分别给予5万元行政处罚。

时至今日,距离“全国假唱第一案”已过去14年。“近几年,司法裁判公开的涉及假唱案件不到10起。”陈籽行告诉记者,根据《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规定,以假唱欺骗观众的,对演出举办单位、文艺表演团体、演员,由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向社会公布。演出举办单位、文艺表演团体在2年内再次被公布的,由原发证机关吊销营业性演出许可证;个体演员在2年内再次被公布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此外,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还有权对其最高处以10万元的罚款。

记者查询看到,五月天经纪公司为相信音乐,其在上海的主办方为上海蕴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由上海华人文化演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人文化”)100%控股,此外北京、深圳等地巡演的主办方也是华人文化旗下公司。

“我觉得这次(五月天涉嫌假唱)引发全民讨论,也是件好事,能让监管重视起来,帮助行业正本清源。”长期观察演出行业的刘旭阳(化名)希望,上级部门能借此契机,细化相关法律法规。

“在这种情况下,现有的管理办法其实有些滞后了,应该根据被管理环境和被管理对象的变化而变化。”张蕾说。

今年的火热并非演出行业的常态。在张蕾看来,非常态情况下暴露的问题,有些是行业一直存在的,有些是因为集中爆发导致的新问题;后者随着演出行业回归常态是可以慢慢消化掉的,但对于前者,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正是纠正的机。

骆俊则指出,歌手应该严格规范自身,“你赚的是谁的钱,该不该卖情怀,而你的情怀终究能值多少钱?行业监管部门能否对演出审批的流程更精简,对艺人的要求抬高点。”

“比如成立委员会,为行业制定标准,规定垫音超过百分之多少就算假唱,以此量化市场存在的一些不合规行为,将其形成体系,防止再被钻空子。”骆俊建议,同时还可借助AI(人工智能)分析等高科技手段来判断演唱会中出现的“假唱”等问题。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