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科技大学为青年教师发展铺路

8月7日,刚刚参加完2015年医学信息学与系统医学国际会议,苏州科技大学化学生物学与材料工程学院陈佳佳老师马不停蹄地为该研究的研究生提供帮助。小组修改他们的论文。 在此之前,她刚刚完成了一篇论文,并投稿到一篇SCI期刊上。

 

两个月的假期对于陈佳佳来说似乎不够。 她一边忙着修改论文,一边还要准备学期初的课程评估。 作为生物科学与技术教研室副主任,她还利用假期参与了2015级新生导师培养计划的研究和制定。

“青椒”是网络上对高校青年教师的一个戏称。 在苏州科技大学,像陈佳佳这样的“青椒”占教师总数的三分之一。 面对如此庞大的基数,如何让这群教师自由成长,关系到学校未来几十年的发展。 苏州科技大学党委书记陈志刚表示,“要让年轻教师解放双手双脚,学校必须创造良好的成长环境,促进这些‘小先生’成长为‘青年教师’。”通过体制机制创新,让创新人才不断涌现。”

刚柔相济,打造“青椒”的展示舞台

2007年9月,鲍凯凯如愿进入苏州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成为一名“老师”。 因为喜欢文学和戏曲,当时还只是助教的鲍老师就向学院申请开设了一门选修课,名叫“中国古典戏曲”。 在满足了20名学生的最低要求后,学院慷慨地给了这个“青椒”一个舞台。

如今,包老师的选修课已满,学生人数也从原来的21人增加到了150多人。这门课程也在开课的第二年“升级”为专业平台课程。 去年,该课程作为代表学校申报教育部优质视频课程的唯一作品。 “如果我不是一进学校就站上讲台,也许我就不会成长得这么快。” 鲍凯凯的话语中充满了喜悦和欣喜。 感激的。

学校除了给青年教师施展才华的机会外,还为每一位“青椒”打造展示自我的舞台。 自2001年起,要求所有青年教师参加学校两年一度的青年教师讲课比赛。 苏州科技大学教务处处长吴红云表示,“通过竞赛的形式,吸引年轻教师思考教学,最终获得的好处还是老师和学生。” 现在,这已经成为学校里最受欢迎的活动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比赛有着“复杂的赛制”。 评审团由学生代表、指导教师、资深教授和教学专家组成。 评委不是在评判指定的班级,而是在聆听班级的声音。 看教案和教学设计,考验我们的综合教学能力。

如果说竞赛排名只是教师职业生涯的“锦上添花”,那么《教师教学质量综合考核办法》则是一个硬碰硬的指标。 学校用25个详细观察点对“青椒”进行排名,这将直接影响评价。 优秀、职称晋升等

站在讲台上,两条腿走路:教学和科研。

在苏州科技大学,有一群60多岁的老教授,经常不打招呼就走进教室,安静地坐在后排听课、记笔记。 这些教授平均年龄近65岁,平均教学经验超过30年。 资深教授担任学校本科教学督导组成员。 他们聆听了学校每一位老师的课,见证了每一位青年教师的成长。

说起这群导师,已经工作9年的陈佳佳老师还记忆犹新,“那是我的理工科专业英语课。化学生物与材料工程学院徐向贵教授”听后毫不留情。” 他们批评我内容错误。 他们应该教如何将英语应用到生物课上,但我参加了双语生物课。”

“刚入校的教师往往学历很高,但不知道如何‘传道授业’,因为没有硕士、博士级别的教师教育专业。” 吴红云告诉记者。 为了让“青椒”站上讲台,学校教师教学发展中心开展了“培养青年教师教学能力”系列活动,邀请了首席研究员张维源博士等国内外专家。香港大学,提供课程教学设计、教学方法与技巧等方面的讲座,以指导年轻教师的教学能力。

同时,学校为每位青年教师配备了一支“豪华”的导师团队。 数理学院通过差异化的研究方向,组建了不同的团队,由1-2名高级教授、2-3名骨干教师和4-6名青年教师组成,汇聚了“老、中、青”三代人。

对于青教来说,要想站稳讲台,教学和科研必须齐头并进。 学校实施“名校名师工程”,鼓励青年教师“访名师、访名校”。 2011年至2014年,数理学院郝翔老师先后加入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973团队和中国人民大学物理系博士后工作站。 还曾担任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发表SCI、EI论文30余篇。 并被评为江苏省“333人才工程”培养对象和“清澜工程”优秀青年骨干教师。

据了解,近三年学校申报并立项的国家级科研项目中,青年教师占50%以上。 环境学院李大鹏老师近五年3次获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洪堡学者”姚金雷等多位青年教师在世界顶级期刊发表高质量学术论文。

走出自习室,以国际视野教育应用型教师

7月13日,暑假伊始,苏州科技大学24名教师开始了前往英国南威尔士大学为期近两个月的研修之旅。 其中90%是青年教师。 他们将学习语言和现代教学技能。 并最终受到南威尔士大学的考察。

2011年以来,学校推进“国际培训行动”,推荐和鼓励青年教师申请国家和省级出国培训项目,开展为期6个月的中外合作办学教师和外语教师培训计划和暑期出国培训优秀教师培训。 目前,约40%的青年教师拥有三个月以上的海外学习和工作经历。 吴红云透露,今年学校用于国际化人才培养的专项资金比去年增加了一倍。

作为江苏省首批出国留学的高校青年骨干教师,李大鹏老师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访问学习归来,收获颇丰。 “过去的科研思路往往是先关注小细节,然后再向大方向推进,而国外则是先解决宏观问题,再完善小方面。”正是受到这种科研精神的启发,在完成在国外的科研项目中,李大鹏老师从类比的角度提出了适合当地国情的研究思路,并成功申请了价值80万元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在他看来,一年的留学经历让他的“心大”。

除了让教师“开阔眼界”,苏州科技大学校长蒋勇还有更深层次的期望:“要培养应用型人才,教师首先要有应用技能,这样才能培养应用型人才。” ‘赶’教师脱离学习,脱离实践,从中获取教学的营养。”

今年2月,建筑学院副院长胡英、陈宇带着四名建筑学学生前往日本东京工业大学完成联合教学工作坊的最终设计、评审和展示,并会见了近10名建筑学院学生。国内外建筑师。 “大佬”对话“苏州艺苑历史街区城市更新与建筑设计”。

“国内外建筑设计的不同视角让我深受感动。 我们关注物理空间,很少关注建筑本身以外的事物。 但国外的设计非常概念化、人文化,注重社会经济、不同阶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胡颖说,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社会学书籍被加入到建筑系学生的推荐阅读清单中。

不仅如此,6月初,建筑学院举办了别具一格的“建筑节”,要求学生自己“做椅子”、“盖房子”。 胡英告诉记者,“在联合教学中,我们发现国外对建设方面非常重视。” 这就要求学生不再只是进行无约束的设计,还要考虑施工技术、形式以及不同材料的性能。 “建造考验学生的实践经验。 能力、创新水平、应用型人才需要这样的第二课堂。”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