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迪、放纵、猎艳在大牌明星云集的夜店她们染上了爱滋病

毕竟,再网红的打卡地也不敢跟客人说:对不起,你长得太丑,不适合喝我家的芋泥波波QQ圆圆奶茶。

你说这是饥饿营销也好,人格侮辱也罢,总之,一代国外年轻人的梦想,就是进入54俱乐部,证明自己才是最奔涌的后浪。

「我喜欢气氛——那种感觉、那种兴奋。这是你要逃避生活的时候想来的地方,当你在这里跳舞,你是自由的。」

20世纪艺术界最有名的人物、波普艺术的倡导者和领袖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说:

「我不泡吧,我只泡Studio 54……人人都是明星,都能找到乐子,混在一起通宵跳舞,随意也不会有人。」

当然,这些知名人士不用挤在大门口接受老板史蒂夫的面试,他们有着尊贵的VIP通道,下面,据说是专属于VIP的入场券▽

从左到右分别是安迪·沃霍尔、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CK创始人)、波姬小丝(Brooke Shields)以及老板史蒂夫,整个儿一大型陪酒现场……▽

「这与种族、信仰、宗教或者肤色都没关系……(性取向)如果太‘直’了,那么舞池里的活力就不够,如果太gay了,那么又不够迷人。我们希望是bisexual的,非常、非常、非常bisexual。」

想必大家都听过类似的传说,某夜店有个专门的角落,可供客人当众不可描述blabla……嗯,不要怀疑,54俱乐部真的有个著名的阳台,在那里,你可以和任何人「一拍即合」……

因此,在那个年代,如果你说自己去54俱乐部体验过「灯光、舞曲、disco」,那么在有些人眼里,你已经离「嗑药、滥交,AIDS」不远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