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 Birkin要在一分四十秒里把你总结好是不可能的我试过

Estimated read time 2 min read

米兰·昆德拉写:“迷途漫漫,终有一归,请我们保留所有时刻的悲伤,以终为始,继续向着所追寻的热烈自由前行。”

 

 

 

作为被一代又一代人追逐的风格偶像、时尚传奇,Jane Birkin的独立自我启发了无数人,成为一个时代的女性象征。

 

Jane Birkin父母

 

Jane Birkin妈妈Judy Campbell

即便是这样的传奇,Jane Birkin也经历过一段漫长的自卑懦弱时期。1946年12月Jane Birkin在伦敦出生,是英国女演员Judy Campbell和英国皇家海军指挥官David Birkin的女儿。

 

Jane Birkin曾在采访中这样提到:“当我小的时候,我很胆小,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被认为是漂亮的。这可能是因为我有一个非常耀眼的母亲,她有一头乌黑的头发,还有妹妹也长得像一幅拉斐尔前派的画。我一直以为妈妈认为妹妹比我漂亮,因为她们长得很像。就连哥哥也比我漂亮:他会在头上戴一条围巾,长得和妈妈一模一样。而我,则像我父亲,甚至因为太小被同学嘲笑半男半女。”

 

Jane Birkin与妈妈Judy Campbell

“当妈妈像个电影明星一样来学校接我们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就集中在她身上。她开着一辆淡紫色的凯旋敞篷车,戴着墨镜,头发烫过,涂着鲜艳的口红。每个人都会环顾四周,看着这个迷人的人。每当那时我会缩在角落里,我只想要一个穿着棕褐色鞋子的普通妈妈。”

 

 

十几岁时,Jane Birkin为了改变自己开始在Woolworths买化妆品,她涂双倍的睫毛膏和眼影,当一位年长的男邻居注意到她时,这让她非常兴奋。

 

 

17岁,Jane Birkin首次登上舞台,之后在指挥家兼作曲家John Barry执导的音乐剧《西番莲酒店》中亮相;

18岁,Jane Birkin和作曲家John Barry结了婚,不过这并没有改变Jane Birkin对自己的认识,她说是时尚帮了她的忙,她穿着超短裙,剪了金发,躲在化妆的面具后面。

“我想我当时很符合20世纪60年代的英式美。”那时的她睡觉时还会在枕头下放一根眼线笔,如果丈夫半夜醒来,可以画上,这样就不会认为她有小猪猪眼睛。这段婚姻并没有持续多久,俩人很快分手了。

 

 

 

 

 

后来Jane Birkin前往巴黎拍摄电影《口号》,和改变她一生的风流才子Serge Gainsbourg相识,俩人迅速坠入爱河,开始了一段13年的恋情,也成为法国流行文化史最浪漫的爱情故事之一。

而也是那时“我才终于对自己的外表有了安全感,并意识到我有自己的魅力。”

 

 

 

 

Jane Birkin花了大部分时间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时尚人物,直到去了法国。Serge Gainsbourg告诉Jane Birkin,她就是他心目中那种美,并带她去卢浮宫看中世纪艺术家的画,说他在艺术学校时总是画像她这样的女孩。

 

“那是我第一次看起来像自己”

二人合作歌曲《Jet ‘aime moi non plus》时,Serge帮Jane卸妆,修剪头发,没有眼妆,没有唇线,没有任何光泽,这让Jane Birkin感觉很好——不做任何努力。

 

 

 

“即使在那个时候,我也从未想过自己特别漂亮,但我知道我就是Serge认为的那种美”。

两人合作的那首合作歌曲因为过于的娇喘和声而被BBC禁播,同时也受到梵蒂冈的强烈谴责,不过这也进一步提升了Jane Birkin的知名度。

 

 

《游泳池》

 

《尼罗河上的惨案》

渐渐有了名气的Jane Birkin随后出演了70多部电影,与法国最受尊敬的导演们合作,包括Alain Resnais阿伦·雷乃、Jean-Luc Godard让-吕克·戈达尔、Agnès Varda阿涅斯·瓦尔达、Jacques Rivette雅克·里维特等,属于她的经典影片包括《游泳池》《尼罗河上的惨案》《不羁的美女》《101夜》,Jane Birkin一步步地走上自己人生的高光时刻。

因为Serge Gainsbourg的酗酒问题,二人于1981年分开,不过分手后仍保持很好的关系,并继续在艺术项目上合作。

 

 

《海盗》

分手之后,Jane和导演Jacques Doillon走到了一起,并且凭借在Jacques Doillon执导电影《海盗》中的表演,获得了法国凯撒奖(相当于法国奥斯卡)提名,这让Jane感觉又开始了另一种生活——所有需要炫耀的东西都没有了。

她也不再化妆了,在电影里也是这么做,光着脸演精彩的角色。人们和她谈论的是作为演员或歌手的工作,这让她感觉自由。

 

这一时期Jane的穿衣风格也发生了变化,她剪掉了标志性的头发,穿上了低调、随意的中性服装——衬衫、西装外套、牛仔裤、工装裤成了她的出行必备。

 

 

2007年,Jane Birkin推出了自己的首部电影《百宝盒》,同年在戛纳电影节首映。

 

 

电影之外,Jane还是一位歌手,她在音乐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同样令人望尘莫及,她发布过近30张专辑、几百首歌曲,2004年,因专辑《Arabesques》荣获了法国国家功绩骑士勋章。

乐评人邹小樱这样写道“无论她在时尚圈、电影圈有多大的名气(就像各路营销号写的那些),她的歌手身份始终无可动摇。我并不会简单地把它归结于Serge Gainsbourg的馈赠,流行音乐史上名媛多得去了,Jane Birkin就是拥有这样直觉的才能,她是天生的尤物,是天生的艺术家。

 

 

她留下的最后一张专辑《Oh! Pardon tu dormais…》也是她最私密、与她个人生活最相关的作品。专辑情绪是关于爱与失去,充满了飙升的弦乐、和谐的吉他和Jane安静的人声,融入自己对已逝的摄影师长女Kate Barry的心碎回忆和思念,对于战争的伤痕、爱情的体会、自我的焦虑等等,但最终都接受了。

这张作品或许也可以作为我们最后去体会和缅怀Jane的方式。

 

 

Jane自小对时尚有着独特的追求和表达。电影、音乐的成绩之外,Jane Birkin对于时尚界的影响尤为深远,是一位永恒的缪斯。

 

 

法国文化部长 Rima Abdul Malak 女士称她是——整个时代永不过时的时尚象征;

 

 

 

《华盛顿邮报》写:如果没有Jane Birkin这样的人,时尚界无法存在,她提醒着我们,风格不是一种让所有人都看起来一样的无聊追求,正是这样一个拥有令人惊叹的勇气、情不自禁表达自己的人,给我们留下了丰富深厚的时尚遗产;

 

 

爱马仕官方声明中:我们与 Jane Birkin拥有共同的时尚敏感度,在合作过程中,我们逐渐了解彼此。我们发现并欣赏 Jane Birkin 身上柔和的优雅气质,作为一名艺术家,她忠诚、开放、对世界和他人拥有天然的好奇心。”

 

 

 

 

大众熟知的Jane Birkin装扮,大概是她“法式女孩风格”的标志造型——白色上衣、牛仔裤、编织篮子,搭配散落的棕色长发、凌乱的刘海,湛蓝双眸,瘦削身材,热情的大笑,以及可爱的牙缝,这是无数人心中的“法式时尚”,而Jane Birkin身上那股英气及冲破道德束缚的大胆做派也为她的时尚风格注入了更多灵魂。

 

 

即便亮相公众场合,Jane也不同于与60、70年代明星的精致华美穿着,无论是菜篮子、高腰喇叭裤、迷你裙、还是著名的钩针裙,她一直是红毯和舞台上特殊却迷人的固定人物,可能正因为她的“特殊”才让人产生好奇和模仿的。

 

1968年,Jane Birkin 参加电影《Wonderwall》宣传时的造型⬆️,一点也不“女明星”。

 

1969年,巴黎参加Gala de l ‘Union des artists时穿的白色钩针裙⬆️,这是她最著名的造型之一。

 

这张照片拍摄于伦敦⬆️,Jane穿着一条高腰喇叭裤,下摆磨破,搭配干净利落的白衬衫和绑带高跟鞋,手里拿着标志性的柳条篮子。

 

1974年戛纳电影节⬆️,还是带着标志性柳条篮出席,造型由Yves Saint Laurent设计。

 

而另一场红毯活动上,用珍珠项链和篮子包来装饰她的天鹅绒连衣裙。

 

好奇这个🧺是什么牌子?Bonjour coco,它来自Jane第一次买柳条篮子的葡萄牙小渔村,甚至还直接给ins取名为Janebirkinbasket。它家的菜篮子被认为是最纯粹的Jane Birkin版。

 

 

 

 

80年代之后,Jane Birkin开始尝试另一种更中性的风格——她剪掉了长发,穿着更宽松帅气的衣裤。而作为时尚缪斯,Jane的中性装扮又获得了时尚界广泛共鸣。法国品牌A.P.C。的创始人 Jean Touitou曾说过:她的随意性极其精确

 

 

但80年代,更为轰动的还是Jane Birkin与爱马仕的合作——Birkin包(铂金包)。迄今为止,它是世界上最受认可和令人垂涎的包袋之一,稀有品种拍卖出数十万美元。

 

这款永恒的设计源于1981年Jane Birkin和当时的董事长Jean-Louis Dumas在飞往伦敦的航班上的一次偶然相遇。

 

Jane采访时回忆道,“我不确定我拿的是哪种包——我的丈夫 Jacques Doillon 前一天倒车压坏了我随身用的篮子。他绝对想不到这件事的后果,在飞行时,当我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掉出来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男士对我说:‘你应该用一个有内袋的包’。我说:‘如果哪天爱马仕出品带内袋的包包,我一定会买 ’,然后这个男人对我说:‘我就是爱马仕的,我会为你在包里加上内袋。’”这个男人就是Jean-Louis Dumas,当时的爱马仕首席执行官。“我说,你为什么不做一个大约是kelly包四倍的袋子,”她接着回忆,然后在飞机座椅靠背的呕吐袋上画了一个草图。

Dumas信守诺言,在1984年推出了Birkin包,一款包含两个手柄、顶部采用翻盖设计、侧面带有锁扣、底部带有四个金属支脚的传奇牛皮手袋就这样问世了。

 

 

虽然以她的名字命名,不过Jane对Birkin包却不甚在意,据说她前后共拥有4个包,不用的时候全部拍卖掉,用于慈善事业。而且Jane Birkin 使用Birkin包的方式十分“粗暴”,常常塞满各式各样的物品,贴上自己喜欢的贴纸,或挂上珠串饰品。她的观点是“如果手袋不能被随意踢来踢去,那它就没有什么乐趣了,如果我想的话,我甚至会把猫放在里面。”

 

后来她还批评过爱马仕用鳄鱼皮做包包,向爱马仕发了一封律师信,要求其停止以自己的名字命名Birkin包,并倡导女性衣柜远离动物皮革制品。爱马仕也很快给了回应,表示不会再以非人道的手段去制作Birkin包,双方达成协议,才得以继续使用Birkin的名字。

 

 

这些之外,Jane还一直为女性和LGBT权利而坚定斗争,并且持续为公益付出,援助红十字会、帮助流浪汉等等。

无论何时,能成为一位令人膜拜尊敬的偶像,并不只在于她令人艳羡的天赋和成就。

 

 

Jane Birkin最后一次公众亮相是2021年戛纳电影节,和女儿Charlotte Gainsbourg及她导演的第一部纪录片《《Jane par Charlotte》一同出席。

 

 

《Jane par Charlotte》是Charlotte自2018年起拍摄的纪录片,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是一封写给妈妈的爱的告白信。片子她们谈到人生终极话题——‘死亡’的时候,Jane说:“我希望这一天能迟来就迟来,但终究是会来到的。”

这一天是来了,但生命会在死亡处结束吗?

 

 

“正在享乐的你,正在死亡的你,永远在重生的你。

你的声音,你悬而未决的敏感,

你的文字,你令人不安的诚实,

你的运动鞋和微笑,

你是一个致命的小女生,

你一半是厉害的的流浪汉,

一半是皇族贵胄,

要在一分四十秒里把你总结好是不可能的,

我试过。”

以小女儿Lou Doillon在2021年2月的Victoires de la Musique颁奖典礼上对Jane Birkin的致辞,结束此篇。

永远怀念你,Jane Birkin,并感谢你为我们带来的风格财富。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