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贾行家老师在“一席”的演讲你有什么想说的?

开玩笑的。真的心里堵得慌,作为一个90后,好像面对一段这样的历史,说什么都太轻,但是作为一个亲历的旁观者,好像说什么都是徒增沉重。

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但是不是东北人,虽然离得不是很远。那时候我应该上小学或者初中,记得妈妈说我很小的时候家里洗尿布都是用力士香皂,不是偷的厂里的,而是员工福利发不完,女工年底就都分了,所有的洗漱用品应该就没花过钱。其他的我不记得了,但是力士香皂洗尿布就这么深深的留在了我的印象当中,现在想来也是挺魔幻现实主义的。

父亲下岗后爷爷赶上去世,消沉了整整三年。但爸爸从未把这种愤懑发泄到我们身上,感谢坚强的妈妈后来撑起了整个家,我没有经历父母离婚,但也饱尝“家道中落”的困苦。

父母前半生把青春献给了工厂,然后辛苦养育我长大。我们家至今住在妈妈工厂的家属楼,不是分的,是买的。而且那个地方好像被遗忘了,这么多年周边都拆迁了,政府也没有动那块地,因为楼过于破旧,影响旁边景区的形象,所以建了一堵墙,满墙好看的浮雕,深深的把这个地方锁住了,从此,这片土地就像消失了一样。

我一直在想,等我父母这一辈人去世之后,谁还会说这段历史呢,谁还记得那一个个小范围的困苦的局部,一个个困苦的个体,他们的痛,也是真实痛过的。

于是买房,成了我所有的执念,虽然我是个女孩。想来真实矛盾,最终,我也是希望带着父母,逃离那个地方。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