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udenreich 手工丝质围巾 极致奢华闪亮迷人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Freudenreich 是一个奥地利的奢侈品牌,位于萨尔斯堡。我们是两个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直都对围巾极其喜爱,想要找到最酷,最独一无二和最有魅力的样式。我们喜欢在脖子上环绕宽大闪亮的丝绸装饰织品。我们喜欢看上去有摇滚明星的范儿。

戴上 Freudenreich 的围巾,穿上你最潮的皮夹克,享受它们形成的出色对比效果。或者,找一条黑色裙子来搭配,去听一场歌剧或者演唱会。戴上我们的围巾,无需珠宝,已经让你足够闪亮迷人。

我们一直在全球采购最高级时髦的丝绸来制做围巾。所有的围巾都在奥地利设计,并采用手工制成。希望你和我们一样热爱它。

Freudenreich的每一条围巾都有一个故事,并且十分独特,每款只出售一条,最多不超过两条。

夏天就要结束了,我们前往马拉喀什市(地名,摩洛哥历史古城),戴上这条混合了黑色、灰色、金色和粉红色的纯丝质围巾。我们融入集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享受“一千零一夜”的芬芳气息。我们在麦地那市(沙特阿拉伯西部城市)徜徉,品尝一些薄荷茶。我们沉浸于色彩缤纷,香料扑鼻的氛围中,感受这座动人心弦的城镇的节奏。当夕阳缓缓西下,我们把自己裹进这件灿烂轻盈的围巾中,在这座“红色之城”顶部的露台上,欣赏笼罩在月光下的夜晚。

天气预报说这座沙漠之城接下来三周温度将达到三十九摄氏度,预期有干风,湿度为百分之九。这座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十分干燥并炽热难耐。我们流连于此,用这件古铜色的围巾保护我们的头,脖子和头发。围巾的古铜色和褐色之间的渐变明暗,反映出亚兹德城泥房的颜色。我们想知道这整座美丽的阿拉伯城镇仅用泥巴是怎样砌成的。同时,我们也发现了装饰华美的木门和漂亮的土砖建筑。

驾驶一辆古式的萨博敞篷车在湖岸周围驰骋,我们欣赏着引人入胜的风景。灰蓝色的丝质围巾和我们的头发一起在风中飞扬。湖面微光粼粼,映衬于同一色系的各种渐变色中。我们将在靠近Emeraldbay (翡翠湾)的附近找到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停车,在这个内华达州的清凉舒爽的湖水里畅泳之后,享用一顿罗曼蒂克的野餐。多么美好的郊游呀!

敢于挑战真正的非洲吗?喜欢毛边?那么就把我们黑色和卡其色相间的动物花纹丝质围巾收纳入你的行李箱里,用其应对高温和灰尘再合适不过。当你在Lusaka(卢萨卡,赞比亚首都)狩猎时,明确地说那里没有什么吸引游客的亮点不过是座颇具现代感却依旧不失传统的非洲城市。我们喜爱热闹的氛围和非洲风情。Nshima(西玛),一种用玉米烹制的粥,伴有一些可口的小菜,非常辛香。外出游览十分炎热,并且四周尘土飞扬。

春天的巴黎,夏日的巴黎,秋天的巴黎,冬日的巴黎,日升之巴黎,日落之巴黎,夜晚的巴黎。无法捕获它的诗意,它的魅力。巴黎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迷人的。我们穿着黑白色服装,坐在咖啡馆里,尽量使自己看起来知性,久经世故和时髦。我们的纯丝质斑马纹围巾一直环绕在颈部。然后,会带着更多惊喜回来。

在大型购物超市和摩天大厦的夹缝中生活,我们寻找着古老的庙宇,独特的街市和中国园林。旧日的上海,曾经的“东方巴黎”,何处寻觅?我们钟情于美丽的玉佛寺。在人民广场,我们喂食鸽子以祈求世界和平。在丝绸工厂,这里从十四世纪以来就生产丝绸,我们买了美丽的米,棕色和橙色图案的丝绸,它将与红色牛仔裤、简单的白衬衫形成完美搭配。现在,我们将去享用点心,对此感到无比快乐。

虽然在明信片上无数次看过这个澳大利亚的象征,当我们仍然被居住在这片神圣土地上的土著居民的远古精神和神秘感惊叹得说不出话来。一大早在太阳出来之前我们就起床了,离开Yulara(尤拉拉)的AyersRockResort(艾尔斯岩胜地),步行前外 Uluru(乌卢鲁,即澳州艾尔斯岩,世界最大的单体巨石)的底部区域享用茶点,然后佩戴着橙棕色的丝巾,游览岩石周围的美丽景色。

我们来到纽约不是为了体验它的文化;不是为了参观博物馆,展览或去电影院;更不是为了去百老汇寻找一个放荡不羁的夜晚。我们来这里仅仅为了购物。为了追随秋季的潮流,我们从萨克斯到梅西百货,从波道夫-古德曼到耐克城,到处留下我们的倩影。围上灰色丝巾,穿上灰色修身牛仔裤,我们在人群中无论如何都是最引人注目的。

非常想知道这座粉红之城曾经皇室的所在地,是怎样的一个城市?那么,带上轻盈的丝巾,怀着兴奋的心情,去探索一个多彩的节日吧。在一棵巨大的榕树下纳凉,我们的围巾在风中舞动,接着再坐上黄包车,去探寻那里的神圣之所和寺庙。午夜,我们屏气凝神地欣赏用白色大理石建成的莫提清真寺在黑夜中散发出的光辉。虽然准备离开这个迷人之地,但咖喱叶子的气味,印度香料和香草,例如姜和香菜,依旧萦绕心头,而这些难忘的回忆将永远凝聚在丝巾上。感谢你,印度!

当你离开PortMoresb (摩尔斯比港,巴布亚新几内亚首都)机场,来到这个被认为世界上最危险和最不适宜居住的城市时,我们用这条紫红色的部落风格丝巾把长发掩盖住。搭乘巴士时,旁边的一位本地居民正在津津有味地咀嚼槟榔。他的牙齿全变成了红色,正在耐心地给我们讲述镇上的奇闻异事。

我们沿着湖岸划独木舟,时而潜泳,时而钓鱼,抑或只是单纯地走进森林,静静地观察那里的野生动物。夜晚,我们围上这条兽纹图样的丝巾用以保暖,悠闲自在地享用一顿私人的赤脚晚宴,在沙滩上喝着沁人心脾的冰凉啤酒。方圆十里没有任何道路,只有搭乘小型飞机才能到达露营地,而船和双脚是我们仅有的交通工具。马哈雷国家公园是非洲西部最偏远和最漂亮的国家公园之一,位于大西洋的Tanganyika (坦噶尼喀,坦桑尼亚的一部分,在非洲东部)的东湖岸。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