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迷必知的4位珐琅大师及他们的代表作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珐琅是时间凝聚而成的艺术品。尽管如今的科技已经非常发达,但是珐琅表盘的制作依然必须是纯手工完成,没有任何机械设备可以取代珐琅师。一位珐琅师的成长至少需要15年的学习和不间断练习。在这成千上万的工艺师当中,能被称为珐琅大师的不超过10人,VOGUE时尚网盘点了四位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珐琅大师及他们的代表作。

Suzanne Rohr师承日内瓦珐琅界的顶尖人物Carlo Poluzzi(1899年~1978年)。Poluzzi擅长绘画珐琅风景画和人物肖像,所有作品中都蕴含1750 年至 1800 年之间诞生的新古典主义美术风格。Rohr在Poluzzi的指导下,获得了日内瓦应用艺术学校颁发的最后一届“微绘珐琅彩绘艺术”文凭。而且Suzanne Rohr的得意门生正是如今声名鹊起的Anita Porchet,相传Suzanne Rohr因专注微绘工作多年以致视力受损,所以她将流传百年的古老珐琅釉料与绘画工具传给了Anita,自己从此不再碰画笔。

Rohr从1967年开始为百达翡丽绘制珐琅腕表,将流芳百世的世界名作在表盘上重新演绎,使画作有了新的艺术生命里。然而,可惜的是, Rohr制作每一块珐琅表盘都需要历经多道繁杂工序,因而每年仅能制作完成2-3件作品,每件作品都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2008年,百达翡丽“天堂鸟”珐琅腕表算是Rohr的近年新作了。她用纤细的金线勾勒天堂鸟的羽毛,用细腻的色彩变化再现天堂鸟羽毛的绚丽色彩,用天空般的宝石蓝凸显天堂鸟艳丽的羽毛,令人觉得天堂鸟似乎在枝头翩翩起舞。

出生于瑞士西部小城拉绍德封的Anita Porchet师出名门,从12岁起就与珐琅为伴,继承了Rohr使用的古老珐琅釉料与绘画工具,让自己的珐琅作品具有独特的珠宝光彩。长久的创作生活与天生的艺术灵感使其成为现今最卓越的珐琅工艺大师。1984年,Anita Porchet以优异的成绩从洛桑艺术学校毕业,返回拉绍德封教授当地学生珐琅、绘画技巧并与珐琅艺术团体合作办展,创作了大量珐琅作品。1992年,Anita Porchet回到洛桑,开办了她的第一家珐琅工作坊。此后,业已成名的Anita Porchet在日内瓦、佛罗伦萨、纽约、苏黎世等地进行作品展览并多次受邀参加珐琅大赏。在此期间,Anita Porchet也为制表业创作了许多青史留名的珐琅腕表臻品。

作为极少数能在腕表品牌的珐琅表盘上留下签名的艺术大师,Anita Porchet拥有着一颗为珐琅而生的心,“一件作品的好坏,首先取决于作者的感情,其次才是技艺。” 无论是珐琅明丽色彩彼此间的相互渗透,还是经历了大名火考验后迸射出深邃质感的勃勃生机,都令Anita Porchet为之痴迷。

风格点评:Anita师承Rohr,作品细腻,并具有独特的珠宝光彩。而且她作品众多,是当今最热的珐琅大师。

代表作:伯爵Altiplano微绘玫瑰腕表、珐琅月相等;爱马仕所有珐琅腕表及怀表;江诗丹顿艺术大师系列和花之神殿系列;香奈儿的东方屏风微绘系列等等。

Miklos Merczel的父亲是一位功成名就的钟表制造大师。他遗传了父亲对钟表的狂热,急于接受正规教育,17岁生日那天获得了毕业证书。一年后,他带着护照离开了祖国。先是到了意大利,后来去了法国。在法国,他迅速加入到五光十色的巴黎制表业之中,后又加盟卡地亚售后服务部。他所在的部门致力于为客户提供最复杂精密的钟表产品,当时公司将此类产品的制造外包给位于瑞士汝山谷(Valle de Joux)的制造商:积家钟表(Jaeger-LeCoultre)。加入勒桑捷(Le Sentier)团队的强烈愿望,以及对无私生活的向往,促使他来到了瑞士。

追求完美的他将自己的才华奉献给了复杂精密的积家Reverso腕表。此后的1991年,一次偶然的机遇激发了他对绘画的热情,从此改写了他的职业生涯。当时他正徜徉于巴塞尔国际钟表展览会(Basel Show)琳琅满目的展品之中,一只古董珐琅怀表吸引了他的目光。第一眼看上去它就是如此美妙,令他对珐琅的热情从此一发而不可收。

对珐琅工艺的热爱并未取代他对钟表制造技术的钟情:钟表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作为一名自学成才的天才工匠,他通过阅读相关领域的教材掌握了珐琅工艺,学习了如何在高温下烧制珐琅。1995年,他成功地在自己已有的“制表大师”的头衔上又增加了一个称号:珐琅工艺大师,并于1996年完成了他的首个专题系列,其灵感取自著名设计师阿尔方斯穆哈(Alfons Mucha)的作品《四季》。作品上市后即大获成功。由此,这位艺术家成功地使得装饰艺术的最典型代表珐琅漆微型画再次大放异彩。这种堪称登峰造极的钟表制造工艺需要连续几周的高强度工作才能完成。

风格点评:Miklos Merczel的早期作品呈现出新艺术风格的特点,明显受到17世纪绘画大师Alfons Mucha的影响,之后转为临摹写实古典油画,后期作品中出现了很多东方主题。

Dominique Baron的专业生涯始自一个创意艺术课程。毕业后她选择先成家后立业,在生育了一对儿女之后,再次踏入校门,学习细工绘画──特别是珐琅绘艺,以成为一位珐琅绘艺大师。Baron凭借扎实的绘画功底和对珐琅的执着,不仅掌握了常见的围填法、掐丝法等珐琅技法,还领悟了珐琅界比较领先的透底珐琅、透明彩色玻璃法、灰度绘法和金丝绘法等技法。

2000年, Baron在日内瓦的Roger Dubuis创办了一家珐琅工艺作坊,将事业带往新境界。当时并未有艺术课程专门教授表盘上的珐琅绘艺。或许是因为自己当年学艺时缺乏一位良师益友,Baron每年都会在世界各地物色珐琅学徒,邀请他们加入到LAtelier工作坊,“我非常乐于将自己的所学所得分享给他人,使他们能在学习的道路上少走弯路,也希望这样能使珐琅这种无比美妙的艺术得以延续和发展。”Baron说。因此决意栽培新一代珐琅绘艺师,传承这一门手工艺。

与梵克雅宝的结缘,还得从2005年说起,Baron接到梵克雅宝的邀请,为其百年盛典设计并制作纪念腕表。那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也是对她能力的极大认可,“那可是一张制作百枚腕表的订单。”Baron兴奋地说。如今,在Dominique主持下,梵克雅宝的珐琅表盘几乎使用了已知全部技法,每个珐琅表盘至少采用两种。Baron女士应用宝石镶嵌、内填珐琅及三维珐琅工艺,呈现鸟儿和花朵栩栩如生的神态。

2011年,她因罹患癌症去世,珐琅界也痛失了一名天才。Dominique Baron的离世也让她尚存在世的作品变成了炙手可热的收藏孤品。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