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剑青 梁乐民 无论演员多大牌都不能改剧本

2002年拍《千机变》时,干“杂活”的陆剑青和梁乐民聊起将来当导演的话题,这只是工作之余相互慰藉的玩笑话,不想时隔九年后竟然成真。二人携手编剧并执导的首部作品《寒战》昨日起全面公映。从五年的剧本打磨换来了被香港业内“风传”的传奇,到大腕明星为他们纷纷开绿灯,两位导演细解影片从创作到拍摄的幕后故事。

2002年,身为副导演的陆剑青和从事电影美术的梁乐民因合作《千机变》相识。这是副导演,哦;这是美术,哦。彼此的第一印象完全是认识了一个新的工作伙伴而已。

《千机变》当时主要在泰国拍摄,拍摄周期很长,而导演组和美术组又是最受气的部门,有时陆剑青和梁乐民就在私下相互抱怨和诉苦。

就这样,两人慢慢熟络。有一次又在相互诉苦之后,梁乐民开玩笑地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不用这么惨多好,好像做导演会好一点啊。”这就是他们最初萌生的当导演的念头。

之后二人又相继合作了《黑势力》《叶问前传》等几部作品,当导演这事儿却愈发正经起来,而且他们决定自己来写剧本。但是写什么题材曾一度让他们很伤脑筋,“拍黑社会我们讲不过杜琪峰,爱情片我们又不懂。”梁乐民笑着说。最后决定锁定在香港电影发展最为成熟的类型之一警匪片,一是因为他们之前参与了很多警匪片的拍摄,二是他们觉得,近些年已经很少能看到有港味儿的警匪片了,当然,还有一点很最重要,警匪片很有市场。

剧本创作都有一个瓶颈期,陆剑青和梁乐民于是给自己放假。时值四年前美国大选,两人看着电视上奥巴马和麦凯恩礼貌地攻击对手,你来我往,思路突然被激活。

“刚开始我们是想写关于五个的故事。”陆剑青告诉记者,“每年香港冬季,购物旺地人很多,人手总是不够。比如旺角,有几个警队都会各派出一个,临时组成一个新团队,专门负责在这些人多的地方抓小偷。”虽然故事可以写得很有趣,但二人总感觉格局太小,“而且想着想着这个点子已经被人拍过了,那个点子也拍过了,最后实在想不通,我们就停了下来。”

此时正好赶上上届美国总统大选,整个竞选过程火花四溅,非常精彩,梁乐民注意到,候选人无论怎么对骂,但都不失风度。这给了他很大的创作灵感,“可不可以把他们的这种风度放在我们的电影里?”于是,他们有了让两个职务较高、在各方面都旗鼓相当的斗智的想法,而接下来,自然是要找一个事件让他们参与其中。

担任过上百部电影副导演的陆剑青常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才能回家,在他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很长的单行路,“我常常会看到一辆的冲锋车停在那里,其实大家是在吃宵夜,我就突发奇想,如果这时我拿着冲锋枪,是很容易把他们全部干掉的。”于是,他和梁乐民便有了让一辆冲锋车消失的想法。

“观众买票看你的电影,能否对得起他们花的钱,是我们写剧本时唯一的衡量点。”《寒战》每处细节都经得起推敲,这与陆剑青和梁乐民的创作态度有关。

“我们写剧本时是很注重真实性和逻辑性的,会先去问朋友,以现在的科技,有没有可能让一辆警队冲锋车消失,GPS都找不到。当得到有可能的回复后,我们才会把它写出来。”梁乐民说,片中每个细节都是经过严密核实的,“有很多人问,你们是怎么拿到那么多警队的内部资料的?其实我们首先是做好大量的准备工作,每想到一个点子都会去咨询,他们会利用什么样的手段,要经历什么样的过程。比如真实情况是,如果警队一辆冲锋车消失,是不会惊动到梁家辉和郭富城那样级别的高层的,为此我们把冲锋车上消失的警员设定成是梁家辉的儿子,这样就顺理成章了。”

而这一创作出发点也成为他们拿到投资的关键,香港安乐公司老板江志强(李安、张艺谋多部电影的投资人)看完剧本,第一个问题就是“所有细节是否真实”?而且明确表态:“如果是假的我一定不投(资)。”

陆剑青说,之所以要把这个故事写得很真实,是因为现在的观众太聪明,稍有逻辑不通,他们那一关就肯定通不过。

剧本初稿完成很快,仅用了半年多的时间,然而资料搜集和筹备工作,却足足花了五年。两位导演给江志强看的剧本是第六稿,而实拍使用的已经是第九稿了。

“香港电影圈通常的做法是先把剧本给中意的演员看,然后再拿演员阵容去吸引老板投资。所以我们先把剧本交给一个演员看,恰好另一个演员在他家里做客,他们看完后都觉得很喜欢,又向其他人推荐。”陆剑青说。渐渐地,这个剧本便在香港业内“疯传”起来,一如当年“麦庄”的《风云》。

在两位导演的心目中,梁家辉和郭富城是非常合适的主角人选,梁、郭二人看了剧本也同意加盟。谈及最终客串出演的刘德华,梁乐民讲述了双方接触的始末,“刚开始我们并不确定刘德华是否会出演,因为定了林家栋,就把剧本给了林家栋,是他推荐给了刘德华。刘德华看完后就问这部戏现在有没有老板?林家栋说已经有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江老板也很希望刘德华能够参与这部电影,所以让我们去见他。当时他说,你们等我半年。半年后我所有的档期都给你们。”梁乐民一笑,“后来我才知道他是要生小孩。其实他真是很想参与的,但因为我们等不了,所以都还没聊到他具体演哪个角色。”

“完全没想到找投资会那么顺利。”两位导演不约而同地感慨道。江志强是他们第一个给剧本看的老板,但其实当时二人并没有奢望江老板会投资,觉得他能给些意见就已经很好了,没想到江老板在飞机上看完剧本后就立即约他们面谈。“本来江老板找了制片来制定预算,但由于演员阵容的不断增加、拍摄过程中遇到的状况等等,难免会追加预算,江老板都是大力支持。”

片中有不少航拍镜头,看起来气势很足。但陆剑青透露,其实在写剧本时就只写了开片追车、郭富城天桥枪战两场激烈的动作戏,“要玩视听刺激我们肯定做不过好莱坞,这部戏又主要讲智斗,而且大场面戏也十分费钱。”而最终之所以有航拍镜头,梁乐民透露完全是因为自己一句赌气的话,“影片完成粗剪后我们拿给江老板看,他看完后说希望气势能更宏大一些,总是说还差一点点。我就有点赌气地说,老板,你给我钱让我航拍,这样就宏大了啊。其实我以为说完就算了,因为航拍真的很昂贵,没想到江老板真的给钱让我们拍,而且配的是最新的机器。我真的很感激他。”

《寒战》的国语版都是演员亲自配音,大量的台词让本来说普通话就很有难度的众主演苦不堪言。但在拍摄过程中,两位导演还是不会让这些大牌改台词。“写剧本时我们就是先定下人物的性格,然后为角色写出只有这个人物才会说出的话,而且每一句台词我们都是经过很严密的思考后的结果,所以实拍时确实是没什么可修改的。”梁乐民说。

虽然作为导演两位都是新手,但陆剑青表示他们不会因为面对的是大牌明星而感到有压力,“不管他们的演技经验多么丰富,但他们一定不会比我们更懂角色。我们为每个角色都准备了人物小传,在开拍前就会回答演员们提出的所有问题,而且还要让他们信服。这样他们才会信任你,对你有信心。”而实际上,两位导演之前都曾在电影里客串过角色,对表演并不陌生。

片场上,两位导演的分工很明确,除了老本行美术,因为剧本主要是梁乐民写,所以现场他也主要负责与演员的沟通和调整,而曾经与王晶、邱礼涛、周星驰等多位导演合作过的陆剑青则是现场指挥官。

虽然是初次合作,但两人都非常信任对方。“只有当我们两个都觉得没问题的时候才会喊过,只要有一个说不行,我们都不会问对方问题出在哪儿就会重拍,因为一定是有问题的。”梁乐民说,而两人在现场也从没有过争执,“所有的问题都在开拍前解决掉,绝不会影响拍摄。”

当然,当导演还是需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陆剑青告诉记者,现场经常忘了自己的导演身份,“有时候看到一个什么事情就要去管,这时候副导演走过来说导演你坐下,这事儿我来管。这才意识到,哦,现在我是导演了。”梁乐民也笑着接过话茬,“有时候道具问,刀呢?我就脱口而出:来了!”

之前主演们纷纷表示影片的整个拍摄过程非常快乐,剧组的气氛十分融洽,这与两位导演在片场对待工作人员的态度有关。“我们都是从底层走上来的,所以很懂得底层工作人员的辛苦。有时候他们不在你的视线内,并不代表他们没在工作,所以在现场我们都尽量不发脾气,而且很注意说话的声音也不要太大。”

●《寒战》属于有一定智商的电影。影片信息量大,且叙事节奏非常紧凑,思想稍开小差便会接不上剧情。此外,片尾仍有多个谜底没有解开,因此有观众认为结束得有些仓促。

梁乐民:有些观众觉得叙事紧凑,看起来很紧张很过瘾,但有些观众就觉得太快了跟不上,其实这是一把双刃剑。但这是我们第一次做导演,出现这种争议也是我们要检讨的地方。我们会接受观众的批评,这对我们也是一种鞭策。

●片中关于香港警队多个部门之间的关系令一些观众感到有些“迷糊”,有人戏言,如果没有十年TVB经验的,看这部电影就会很辛苦。

梁乐民:其实我们看美剧时也不了解美国总统的幕僚们究竟是做什么工作的,但是我们又好像明白他们是做什么的,《寒战》也是这种感觉,但我觉得总体不影响观影。

周星驰会追求精致,因为他有很多钱嘛,拍《喜剧之王》的时候,他假扮送外卖的,从盒饭里拿枪出来开枪那场戏,他足足拍了两天。

王晶的应变能力很强,他拍戏每天在现场写剧本,我们叫“飞纸”。但他的字迹很潦草,需要翻译,世上只有三个人看得懂,他自己、他助理和我。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