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情速递 热点资讯分享

据参考消息网10月11日消息,多米尼加共和国《今日报》网站10月9日刊登爱德华多·克林赫尔·佩维达的文章《与谎言之间》。文章指出,如今某些故作聪明的知识分子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试图诋毁中国,不管以何种方式,关键是要竭尽所能弱化、掩盖中国的实力,甚至不惜违背所有证据,同时冒着在不远的将来被事实打脸的风险。而且他们不是在公平竞争,而是在北京前进的道路上设置障碍,直到中国利用科技和实力将这些绊脚石捏成齑粉的那一刻也不知悔改,他们此举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文章进一步指出,中国保持增长将对全世界都产生巨大的积极影响,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占到了33%的份额。然而,美国国内的家和媒体红口白牙地宣称中国的增长是一个谎言,他们甚至大言不惭地声称华盛顿比北京的表现更好,而唯其马首是瞻的人则不加分析地重复着这种说法。北京将继续按自己的模式前进,而西方则无视中国模式的长处。

据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公众号10月9日动态,美国《政客》(Politico)杂志网站9月21日刊登记者德里克·罗伯森(Derek Robertson)的文章《总统候选人对人工智能的看法》。文章整理了2024年六位美国总统候选人关于人工智能的表态,目前仅有威尔·赫德(Will Hurd)对人工智能发布了公开政策声明,其他候选人均未将人工智能作为政策问题列入其竞选网站页面。在赫德的政策声明中,他敦促对人工智能进行管制、对企业许可严格授权,并在专业领域内的教育加大投资等,以确保美在人工智能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并避免人工智能的潜在危害。作为前总统,特朗普在任期内成立了人工智能特别委员会,通过总统行政令的方式要求各机构投资人工智能产品与研究,并创建了与企业共享数据的伙伴关系。为保持灵活性,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目前并未公开完整的人工智能政策,但从既有访谈中,他表达了对监管和限制竞争的谨慎。其他总统候选人均未对人工智能政策作出详细回应。值得注意的是,在与特朗普竞争中,德桑蒂斯的竞选团队已在使用人工智能生成的音频、图片达成自身目标。

据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公众号10月9日动态,《华尔街邮报》9月29日刊登记者亚当·泰勒(Adam Taylor)的文章《联合国真能监管人工智能的力量和危险吗》。文章分析了联合国在推进人工智能监管方面所面临的各种挑战。文章表示,一年来,人工智能的跨越式发展引起各方关注,世界正期待人工智能版本的“奥本海默时刻”,但当事主角之一的联合国在半个多世纪后却面临更为复杂的局面。首先核治理的成果并不理想,俄乌冲突引发的核紧张局势加剧,令人质疑“支离破碎”的联合国是否能履行其职责。而联合国系统内也出现分歧,一些人认为原子能机构的模式不适用于保障数字化技术的安全,需要采用其他模式,还有一些人则认为根本没必要设立新机构。其次,不同于核能,人工智能本身具有很大不确定性,其威胁人类的可能途径也尚且未知,对其进行监管相较于核能更为复杂。再次,私人企业的主导地位给人工智能治理带来挑战。一方面,科技公司可能表面上声称支持监管,但实际上并不愿意将人工智能的控制权上交,而是设法掌握或影响监管机构来维护自身利益。另一方面,这些一夜之间诞生的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公司也会导致贫富差距加大,给世界来带更多不稳定因素。最后,联合国在应对人工智能挑战时,还必须处理传统地缘问题所导致的分歧。此外,人工智能也正在成为发达国家与“全球南方”之间的又一分歧领域。

据IT之家10月12日消息,路透社获取的一份备忘录显示,由于数据安全方面的担忧,美国太空部队已暂停其员工使用ChatGPT等基于网络的生工智能工具。这份备忘录日期为9月29日,针对太空部队称之为“守护者(Guardians)”的工作人员,禁止他们在政府电脑上使用这类人工智能工具,包括大型语言模型,除非他们得到太空部队首席技术与创新官的正式批准。空军发言人坦尼娅·唐斯沃斯(Tanya Downsworth)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太空部队已经对生成式人工智能和大型语言模型的使用实施了战略性禁令,我们正在确定将这些能力整合到守护者的角色和太空部队任务中的最佳途径。”她补充说:“这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服务和守护者的数据。”

据参考消息网10月10日消息,西班牙《国家报》网站10月7日发表安德烈亚·里西的文章《欧盟四种危险的依赖性》。文章指出,欧盟正面临在军事、能源、战略资源和性技术四个关键领域的依赖性。(1)军事方面。欧盟是一个总开支很大的实体,但由于资金投入分散、碎片化,所以实际作战能力很低,欧洲的安全实际上依赖美国。(2)能源方面。欧盟已经能够有效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但在获取油气方面对海外市场仍有巨大需求。2021年的最终数据显示,进口依存度为55%。(3)战略资源。即21世纪经济和安全所必需的矿物和金属而言,在几乎所有元素和所有阶段的依赖都是绝对的。(4)技术方面。几十年前,欧盟在数字中失败,而美国在那场中占了上风。如今,美国和中国都在关键领域占据了优势。文章还指出,所有这些领域欧盟都在开展工作。军费开支在增加,改善内部协调的举措也正在酝酿之中,可再生能源产量的增长将使欧盟更加独立。对战略资源和技术问题的认识正在增强,措施也正在推进,然而,这一切都没有让欧盟大幅接近降低依赖风险的目标。

据参考消息网10月12日消息,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10月10日报道,欧盟在对中国电动汽车发起反补贴调查后,也将对进口自中国的钢铁发起反补贴调查,并在此过程中对其征收惩罚性关税。报道称,这样一来,欧盟可以在不脱离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框架的情况下,屈服于美国的压力而对中国钢铁和铝征收关税。美国把欧盟向中国发出强烈信号作为对欧盟钢铝免征保护性关税的条件。据悉,特朗普于2018年对欧盟钢铁和铝征收保护性关税。两年前,双方就暂停征收部分关税达成了协议,双方同意在两年内找到永久解决方案。解决方案的核心是一项“全球可持续钢铝协议”,那将使双方能够针对中国等构筑新的贸易壁垒。

据环球网10月12日消息,《澳大利亚金融评论》10日报道称,在过去五年中,美国、日本、韩国和欧盟扩大了他们认为对和经济增长至关重要的关键矿产清单,以应对“中国可能利用其在矿产供应链中的主导地位作为胁迫工具”的担忧。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资源部长玛德琳·金对澳媒表示,矿产的稀缺性不再是澳大利亚将之列入关键矿产清单的先决条件,在地缘战略上的重要性才是基础条件。玛德琳·金进一步透露,在今年晚些时候更新关键矿产清单时,澳大利亚政府将对“关键矿产”采用新的定义,稀缺性不再是被列入清单的先决条件。她说,“我们的关键矿产清单与国家不同。它们根据其拥有资源、稀缺资源及无法获得的资源来创建,而我们已经拥有了大部分资源产品。因此,我们的关键矿产清单应在另一基础上进行制定,即优先考虑对我们和我们邻国具有地缘战略重要性的矿产资源。” 玛德琳·金虽未明确指出哪些矿产资源会被添加到新的关键矿产清单中,但她提到,铝土矿、铁矿石、焦煤、铜和镍是对澳大利亚贸易伙伴至关重要的大宗商品。此外,玛德琳·金还特意提到了中国。她表示,今年中国对镓和锗进行了出口管制,这两种稀有金属对于半导体制造、国防工业和新能源基础建设至关重要,因此澳大利亚政府关键矿产清单不再单纯考虑稀缺性是必要的。玛德琳·金认为,矿产被列入名单将意味着更有力的监管、更快捷的审批和资金来源。澳华财经在报道中认为,如果焦煤和铁矿石等在澳大利亚国内具有丰富资源基础的矿产真的被纳入关键矿产清单,则意味着相关资产并购将或面临更大门槛。

据元战略公众号10月10日动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京都发表演讲,公布对AI生成器开发商进行监管的计划。《读卖新闻》称,这些规则旨在帮助公众区分AI生成的图像和信息与非AI生成的图像和信息,从而打击错误信息。指导方针最早可能在今年秋天的G7在线会议上提出。报道称,岸田将强调平衡监管的重要性,并警告说,AI生成器能够生成精心制作的图像和信息,从而混淆公众视听并威胁经济。

据清华大学人工智能国际治理研究院公众号10月11日动态,联合早报9月21日报道,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在法律与科技论坛(TechLaw.Fest)上提出,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等科技已融入人们的生活,相比之下,科技还未完全渗透法律专业领域。但目前,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科技正在引发法律行业的一场深刻变革。譬如,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Allen & Overy)已开始使用一种生成式人工智能工具哈维(Harvey),该人工智能工具可回答法律问题、总结信息、准备并分析文件。此外,人工智能在法律界的另一运用方式是智能合同,运用人工智能或将能够减少或省去经纪人、代理人和公证人等中介机构。

据财联社10月13日消息,《印度斯坦时报》12日报道称,知情人士表示,印度中央政府全面收紧经济安全监管,禁止印度国内外任何与中国和巴基斯坦等国家有“商业安排”企业实体直接参与该国项目,并补充称这一点已传达给所有邦政府。《印度斯坦时报》称,这等于修改了2020年7月的规定。2020年7月23日,印度政府在没有点名任何特定国家的情况下,以为由,限制与印度接壤国家的公司参与该国政府采购项目。当时,媒体分析认为,此举针对中巴两国意味明显。而印度最新的规定则将禁止中国间接参与电力、石油、煤炭和电信等战略行业。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