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的集体“病”

在韩国佳人、港台明星争相抢夺演艺市场的时候,明星却自以为是“家雀”而高枕无忧,毫不爱惜自己的声誉,吸毒、打人、易、暗箱操作等等“病”状屡见报端,不禁让人奇怪——明星们是怎么了?而近期来郑州演出的明星中,也曝出两起“耍大牌”事件。记者暗暗为明星们把了一下“脉”,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吓一跳。明星病了,病得还不轻!粗略算来,病状就达十种之多——

1月21日,湖南卫视主持人杨乐乐来郑参加某活动,但她在让诸多记者及粉丝苦等4小时后,依然没有露面。起先还用“在化妆”“忽悠”记者,使见面会时间一改再改,最后干脆拒而不见。

1月28日晚,零点乐队应邀来郑参加晚会演出,但在演出前,事先安排的媒体见面会因零点单方不配合而夭折。“该给的钱我们都已付过了,零点也看了汇款的票据,但他们又提出现在就报销来回一千多元的出租车票,不然就不接受采访……”面对零点乐队额外的要求和众多早早等候在现场的记者和歌迷,活动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很是无奈。

点评:有些明星是“大牌”,但不意味着可以“耍大牌”。观众对演艺明星最高的评价,莫过“德艺双馨”四个字。在公众面前耍大牌的明星,首先就过不了“德”这一关,自然成不了演艺圈德高望重的大家。一些明星在得到大家的喜爱后,竟然忘了自己是怎么成为“星”的,对观众想与之合影、想一睹芳容的要求都不愿满足,这是什么心态?人心可是肉长的,在一次次伤心之后,老百姓还会喜欢你吗?

谢娜凭借口无遮拦、敢于自我展示成为知名度不断提高的主持人,没想到她在万忙的主持工作之外,还抽空出了专辑、演了电影。观众从她的歌声中得到快乐了吗?记者作为一个普通听众,实话实说,对她歌声“不敢恭维”。

且不说范冰冰称“若在抗战时期,自己一定会当刘胡兰保家卫国”惹出的非议,李玟想请岳飞写词的笑话,张含韵“撞”憬未来、明星穿着写满脏话的衣服拍照的“壮举”,就是才女伊能静,竟也把“羽扇纶(guan)巾”唱成了“羽扇纶(lun)巾”。

点评:一天只有24小时,一个人又写书又拍电视又唱歌,难免挂一漏万。繁忙的明星们在忙着挣钱的同时,在身兼数职、一专多能的同时,作品质量的下降是不可避免的,自身素质也亟待提高。

在娱乐圈,没有实力或实力下降的明星为了保住知名度,常常不得不自造新闻。因此,娱乐圈又出了怪现象:不管好事坏事,不管什么手段,“出名才是硬道理”,只要能在短时间内吸引眼球,再丑的风头也要出。

李湘姐姐不是刚离婚风头正劲吗?张钰因易不是也很火吗?饶颖的日记不也国人争睹吗?想出名,有人就向李湘、张钰求婚,求不成就要“裸”,不愁不红……大嘴宋祖德更是令跌眼镜,他一会说刘亦菲是变性人,一会说自己和张钰相见恨晚……总之,没有他宋某人不敢说的话。芙蓉姐姐招牌式的S造型让许多观众吃不下饭,但芙蓉姐姐却忙着拍起了电视剧,出场费据说已达两万。

点评:一些明星屡屡传出被“包养”、与某某恋情之类的绯闻,之后,再勇敢地回应所谓谣言,或可怜巴巴,或愤怒失态……明星的新闻出现得总是那么及时,步调是那么一致,手段是那么相似——他们就不怕观众审美疲劳?

因为广大观众不知道,就以为大家永远不会知道事实的明星大有人在。屠洪刚“因为吸毒、嫖娼”被“请”进派出所;沙宝亮在青岛涉嫌“嗑药”,身边还有数个小姐。事情曝光后,他们不断地否认再否认,澄清再澄清,但结果都一样,那就是默认。

点评:从理论上讲,屠洪刚因为何事进派出所和沙宝亮是否“嗑药”,都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但实际情况却因他们试图“掩耳盗铃”而变得扑朔迷离。事实就是事实,明星应该牢记两句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如果说2005年最火的互联网词汇是“PK”,那么2006年则非“”莫属。从《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到《记》,从网络小胖到“真人漫画”,“”已经成为虚拟世界不可或缺的网络元素。

不可否认,有些能给网民带来颠覆式的欢乐,但的愈演愈烈却让跌眼镜——经典,《闪闪红星》里的潘冬子“走穴”了;文学,出现了“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这样的“诗歌”;文化,国学辣妹宣称“最擅长勾引人,孔子也不例外”,雕塑家金锋也立即塑造了被“勾引”得“哭了”的孔子;精神,雷锋有了“初恋”……

点评:网络的“鼻祖”胡戈因《无极》而引官司上身,此后渐渐淡出“”界。“鼻祖”都收山了,小丑们还跳跃什么呢!2006年8月11日,反联盟成立,与红色经典,颠覆英雄、亵渎艺术的“”斗争。

网络本是网民抒发心声的自由场所,但自从超女“粉丝”团如玉米、盒饭、凉粉等势力日渐壮大,其间就斗争不断,似有血海深仇。其实,不过是玉米骂了盒饭,盒饭吵了凉粉,引来的,是更多的目光。

经纪公司也发觉网络是个很好的宣传平台(免费),于是就召集一些热衷上网的年轻人,当起了职业,每天在各大网站注册很多ID发布帖子,针对明星的猛料和隐私大量“灌水”。经纪公司还提供一些“独家”照片,让猛料看起来更加真实,由此引发粉丝之间的骂战,吸引记者关注。至此,一个新兴的职业俨然浮出水面——职业“粉丝”,很多大公司都曾找他们在网上发帖,为旗下明星进行炒作,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点评:爱与“心”息息相关,如果没有“心”,给人猛力拍砖或是狂热献花只是当“托儿”、挣点生活费的话,这样的“粉丝”对明星的成长有什么意义呢?不小心玩漏了,让观众看出了端倪,只能让人恶心厌弃这个“星”,从而加速“星”的陨落。

从2005年年底明星博客的开建,到现在明星博客像雨后春笋般涌现。虽然多数是助理或经纪人,可大伙儿不就爱看点明星的隐私吗,如果明星愿意来点“猛”料,那点击率自然是一路标高。比如8月李亚鹏在博客上写下《感谢》证实小菲女在美国治疗的传闻,比如李湘在博客中发表离婚自白,比如宁财神和六小龄童的嘴仗……甚至连黄健翔都骂开了南方某报女记者。一时间,博客成了没有硝烟的战场、人人都想占领的无限空间。

点评:超女、好男儿选手都建了博客,也有不少粉丝追捧,看来,明星早看出网络的好处来了。然而,博客不是明星的净土,明星要利用博客为自己提升人气,在报纸、电视台上的那一套也少不了,片面之词、夸大其词、闪烁其词,一样都不会少。如果相信明星的博客,以为他们在跟你掏心窝子讲心里话,善良的群众就“善良”到无知了。

如果说普通人提高知名度难度系数较大,但也有高手“出奇制胜”。金庸不是武侠小说的大家吗?就有步非烟敢骂他!不幸的是金庸也跳出来回应,又中了对手的下怀。从《英雄》到《十面埋伏》再到《无极》,凡是在上映之前被炒得沸沸扬扬的电影,就已经注定了其被骂的命运——想靠骂电影哗众取宠者有之,想借机发泄心中不满者有之,毫无主见人云亦云者有之。这就像一场盛会,大家都忍不住要来凑凑热闹,为自己抬高点身价。而名气不大的小制作电影,就好比冷清的晚宴,人们是不屑于光顾的。

点评:21世纪,不怕被骂,就怕没人骂。君不见电影院门口的观众哪个不是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掏钱买票进场的。能把人民群众口袋里的钱掏出来,这就叫成功。“芙蓉姐姐”不就是在由人民群众的唾沫星子汇成的太平洋里畅游吗?或许,这就是21世纪娱乐圈的游戏规则。

有人砸500万为自己造博客,那是他的实力;有人想拿别针换别墅,却是在欺骗。一个落选的“超女”跑到北京的SOHO现代城玩起了曲别针换别墅的游戏,纷纷扬扬地进行了数十天,从照片到温碧霞的化妆镜再到两瓶价格不菲的五粮液,这一切看起来使“别针换别墅”充满了希望、信任和爱心。不幸的是,策划人和“超女”艾晴晴后来闹翻了,策划人忍无可忍,爆出了“别针换别墅”的策划始末。

点评:炒作,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大力宣传鼓吹。对娱乐圈,这样的解释显然过时。如今的娱乐圈似乎越来越重视炒作的外延,“作”是第一位的,“炒”则成了配料。车祸、吵架、生病、婚变、怀孕等等,明星所有的事都可以策划,正面新闻提高威望,负面的也能让人气上升,手法繁复的新闻“策划”法,使得读者越来越难看清锅里的真材实料。在娱乐圈,管他是不是愚弄大众,民众被玩了没有关系,出名才是真谛。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活生生的汉子?于是,在接连砸了一台电脑、一台电视还没有得到满意答复之后,窦唯提着酒精上场了——他用一把火就烧热了整个娱乐圈,也触动了同行们脆弱的神经。几个韩国明星接二连三了,张学友因压力过大在后台号啕痛哭,许美静得了精神症……在高速运转的现代社会,明星的脆弱似乎来得更为猛烈。

点评:想在未来拥有更多的人,只会渐渐失去“现在”。明星们的脆弱似乎也证明,急于进取、急于大红大紫、急于锦上添花的艺人们,如果不关注生活,不关注周围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他人,停下脚步与周围进行沟通,他的未来只可能是“得不偿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