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看点解读第27届巴黎古董双年展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虽然展览名为“古董双年展”,但参展的高级珠宝品牌翘楚才是其中最大的亮点。品牌百年的积淀,加上两年磨剑的创作,所展出的精美绝伦、仅此一件的高级珠宝吸引了全球媒体以及收藏家的目光。VOGUE时尚网亲临第27届巴黎古董双年展现场进行报道,总结高级珠宝的四个看点,与你分享珠宝的魅力。

在为数不多的高级珠宝参展商里,有两个品牌最是抢眼。它们蜚声世界,不是因为珠宝,而是因为时装和包包。香奈儿和迪奥,这两个时装界的巨擘将自己时装上的DNA延续到了高级珠宝,一脉相承的理念,加上不容小觑的精湛工艺,不以稀有大颗宝石为噱头,以惊艳的设计,让它们在最高级别的珠宝展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提及香奈儿珠宝你会想起什么?没错,不变的山茶花,经典的彗星,以及代表香奈儿小姐星座的狮子。而在本届双年展上,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品牌图腾,统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风月的四季和浪漫的城际。被誉为Caf Society(咖啡馆社交界)的文人雅士的精神,闪耀在这个崭新系列的87件臻品珠宝作品中。这个系列结合了前卫的几何设计与大都会节奏,洋溢着纯净的气息与大胆创新。其中18件全新作品在此次双年展上首次亮相,淋漓尽致地展现了香奈儿高级珠宝对Caf Society艺文生活的理解,以及对旅行与异国风情的诠释。

迪奥先生曾梦想成为一名建筑师,即使最后成为了一名时装设计师,他在设计服装时也一直将它们视作具有严密结构的织物“大厦”。 珠宝作品亦如是,本届双年展上,迪奥橱窗中除了新季高级珠宝之外,那些经典的时装也列于其中,对比之下,不难发现,迪奥的时装DNA在珠宝的血液中从未离开。珠宝总监维多利娅徳卡斯特兰这样解释:“我想要像迪奥先生一样,以一名建筑师的眼光设计服装,打造每件作品,仿佛这些珠宝是经过雕刻、饰有荷叶边、褶皱、束带或垂褶的织物面料。”因此,Archi Dior系列中的每件作品都借用了标志性系列或礼服的名称,将这些材质与众不同的变化以珠宝为载体诠释出来。

今年香奈儿的“Bird Cage”座钟可谓是全场最热门的作品之一,如果不是三番五次地造访展馆,可能都没有机会见到。白18K金镶嵌总重61.5克拉的明亮式切割钻石,沙弗莱石,雕刻月光石,雕刻粉色石英,雕刻水晶,以及灰色和白色珍珠母贝,单单是这些宝石可能不足以让它惊艳,但是在巧夺天工的做工和精巧的创意的包装下,“Bird Cage”美到不可方物。

迪奥今年的作品都是和它的时装息息相关,这个手镯便是模拟了裙装的褶皱。用硬感的贵金属与宝石,诠释软棉的布料褶皱,着实考验设计和工艺。Archi Dior系列中的作品接连展开其精巧的褶裥,并通过宝石腰带展示其轮廓。.“裙边会随女性步伐摆动,一些作品就效仿了裙边的摆动,”设计师维多利娅说道,“戴着这些珠宝作品走在T台上,仿佛它们就是舞会的华美礼服。”

创新是每个品牌的生命力,今年双年展上,我们也看到了高级珠宝的勃发生命力。宝格丽带来新创的宝石切割工艺,宝诗龙别出心裁地将树脂与高级珠宝做融合,而在宝石的运用上,玉髓成为今年大热的宝石,不止一家品牌采用玉髓来进行高级珠宝创作,要知道一种宝石要叩开高级珠宝的大门要经过多高的门槛选拔。这些,都成就了高级珠宝最新颖的诠释。

以彩色宝石蜚声全球的宝格丽在珠宝工艺上有着较高的造诣,今年的拿手好戏“孔雀切割”在双年展上亦是大放异彩。以往我们对宝石的切割注重多切面,多对称,寻求更丰满的折射和火彩。而“孔雀切割”恰恰逆其道而行,用精心研究好的弧度将宝石切割出最原始最本真的色彩。放弃璀璨,是勇气也是态度,宝格丽用行动造就了独特珠宝哲学。

宝诗龙今年展出的一款名为“AMA BROOTH”的胸针,它动感的鱼尾是由树脂打造而成,尽管树脂不是珠宝一类,但它的柔韧性和可塑性都很强,设计师所寻求活灵活现的色彩,用它可以完全做到,并且更生动,更能衬托其坦桑石与紫水晶的火彩。所以只要对的,不要贵的,在高级珠宝中也适用,前提当然是要有绝佳的处理工艺保驾护航。

一种宝石要晋升高级珠宝行列着实不简单,今年玉髓做到了。什么是玉髓呢,其实玉髓是玛瑙的一种,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玉石品种之一。我国在新石器时代,就已经作为饰物出现,以后历代绵绵不绝。在古罗马时期和维多利亚时期,人们常常认为绿玉髓是具有强大功效作用的治疗石,也是具有很高人气值的装饰品。今年卡地亚和尚美巴黎均有玉髓高级珠宝展出。

高级珠宝并不想只是安静地做个冷艳美人,只摆在那里供人欣赏,毕竟珠宝要佩戴起来才更有活力。基于此,如今的高级珠宝在适戴性方面也会十分考究,一件高级珠宝甚至可以衍生出多种佩戴方法,更易佩戴。此外,高级珠宝的设计也变得亲民许多,伯爵今年的EARCUFF和指间戒的设计,将流行配饰做成高级珠宝,璀璨火彩之下,也变得十分摩登。

这条项链也是梵克雅宝本届双年展的镇馆之宝,精心挑选的上等品质祖母绿宝石,在密镶的钻石映衬下更加剔透。内外双环一长一短的两条链可以分别佩戴或一起佩戴,此外前后各一的吊坠可以取下作为胸针,抑或单独搭配项链佩戴。尊贵并实用的高级珠宝,也让它价格不菲。

这颗珍珠被摆在卡地亚今年展馆最显眼的位置,一顶冠冕的中心,便是那颗见证了芳华流转的传世珍珠。这顶冠冕虽有着皇室的威严,但亦可以多变佩戴。冠冕可用作项链,天然珍珠可拆卸,作为吊坠单独佩戴。这颗珍珠的收入地点推测为波斯湾,它以166.18格令(8.3克)的重量,尺寸(21.82 毫米 x 17.6毫米x 16.4毫米),对称的水滴外形以及莹润的光泽而成为世存最美丽的珍珠之一。

时髦的指间戒,带有朋克风格的EARCUFF,这些摩登的配饰,在今年的伯爵展馆中,都以高级珠宝姿态闪耀亮相。高级珠宝一直以来被认作是艺术品,很多藏家入手后,除非GALA DINNER等大活动,一般也不会佩戴。今年伯爵恰恰打破这一陈规,将高级珠宝制作成可以日常佩戴的设计,让珠宝不再孤傲冷艳,而是更具活力和时尚气息。

传承与创新一直是珠宝设计演变中亘古不变的话题,一方面品牌百年的积淀与历史不能舍弃,另一方面,如何让作品更合适当代的审美,二者如何平衡与融合,是珠宝设计师长久以来思考的问题。今年双年展上,伯爵的复刻与宝格丽的图腾演绎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让眼球在历史与现代之间穿梭。而唯一受邀的中国香港珠宝设计师陈世英的东方风情作品更是在展览上大放异彩。

此次巴黎古董双年展中展出的125件作品中,大部分均以质量非凡的珍稀宝石镶嵌,腕表及珠宝,以及融会两者的作品。自由探索造型和色彩的象征,在伯爵设计师眼中一直弥足珍贵。1960及70年代更是创意最澎湃的年代,伯爵将现代工艺创造力和生命力注入彼时经典之作,传承之上不断创新。

宝格丽的蛇元素相信是大家最熟悉的了,Serpenti这个创作于上世纪40年代的宝格丽经典代表作之一。这一象征永恒、魅惑、繁荣的雏形被载入史册源于公元前46世纪,埃及艳后去罗马参拜恺撒大帝。将近两千年之后,灵蛇的图腾出现在宝格丽Serpenti系列中,几乎集所有宝格丽的品牌基因特质与一身。今年宝格丽也带来这条蛇的全新演绎,更加灵动。

已经是第二次被双年展邀请的中国香港珠宝设计师陈世英,今年带来的珠宝力作再次惊艳欧洲。取材来自东方元素,融合中国哲学的珠宝设计,让Wallace Chan在巴黎大皇宫内显得独树一帜。继上届双年展“世英切割”和“钛金属工艺”惊艳大家眼球之后,此次双年展,这位“华人珠宝之光”陈世英Wallace Chan又带来他难以名状的神秘作品“真空妙有”项链,令人称奇。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